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病毒狗】燃城⑤

剧情推得有点慢

大家高考加油!!!

————————————————————————————————————————————————————————————
05.

“我要去纽约一趟。”Edwin在新一天的早餐桌上宣布,Aiden从他的食物面前抬起头来瞄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去。在亚洲人偶尔外出的时候会有别的护工来打理福利院,其余的根本不必担心,除了他以外的孩子们清一色都在准备考试,恨不得一头扎进书堆里学到天荒地老,就连Nicky都说话少了。他想,快速把剩下的培根塞到嘴里去。

Alex不在这里,Aiden对于他(也许称之为“它”更恰当一些?)去了哪里漠不关心,他要去一个小公司里“取”点儿东西回来。

“可能会遇到点儿麻烦。”这是Edwin的原话,“你得带个口罩出门。”

这其实挺不公平的,我是说,就外出戴口罩这点而言,Alex就没有一点儿要隐藏自己面孔的意思,我却要带一个热得要命的口罩,还得戴帽子。他这么想着,在几个街区以外跳下脚踏车,愤愤不平地踹了一脚把它踢进一堆停放成一排的车里。

Aiden没想到上锁,反正这车也不是他的——有的时候你得承认城市管理系统除了监视以外还有那么一丁点儿好处是吧?

他先看了一下公司内外部的监控探头,简单操作了一会儿支开门口的大部分保安,然后选择用电击枪弄晕一个固守岗位的放倒在景观丛后面。不选择走侧门而是从通风口爬进去——避免侧门偶尔会出现的巡查人员。

以上一切都包括在他的考量范围内……如果这就是Edwin所指的“可能会有的小麻烦”的话。

他站在贴着“监控室”的门外灯光黯淡的走廊死角上,尽量不出声地拽开背包拉链把装置简陋的改装四驱车放在地上,监控室的门虚掩着——官僚主义的典型漏洞。他想。

小车灵活地贴着墙溜进了房间,他打开摄像头……

“……………………”

他和镜头里出现的那双蓝色眼珠沉默地对视几秒,然后小车被人伸手提了起来,背景灯光明亮,Aiden听见那扇门被打开的声音。

“呃……挺巧?”

Aiden听见对方率先开口,他感觉自己的脊背僵硬似乎下一刻就会硬塑料一般断裂,Edwin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带着些许东方人口音的轻佻上扬。

“离他远一点儿。”

他在担忧什么?担心Aiden会和他的科学家父亲一样因为Alex死掉?

少年轻轻咳嗽了一声,从一人高的纸箱子后面站起来:“Well……”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试图找个话题缓解心中的尴尬情绪。

Alex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局促的神色,他等着Aiden走过来之后将手里的四驱车递给他:“一点儿杂活。”说着他侧着肩膀向房间里示意,“你不是想看吗?”

他走近灯光明亮的室内,看见穿着蓝色制服的人趴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了……当然没有,Aiden隔着五米都能闻到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气。他在电脑屏幕面前把自己的手机接上电脑,吹着口哨开始操纵楼内的监控探头。


Alex歪在门槛上远远地看着他:“所以,Edwin就指挥你来偷这里的商业机密?”

“算是吧。”Aiden轻声回答,不知道Alex听见了没有,“这个公司的老板欠了CTos一笔款子,上个月在洛杉矶的街头被人一枪毙了,公司里好像还有点儿比较有价值的东西。”

“懂了。”Alex扭过头去看外面的走廊,单调枯燥的键盘敲击声刺激着他的太阳穴突突跳动着发痛,不适感萦绕着他的脊梁。他又看了一眼少年站在电脑屏幕前的背影,沉默着再一次移开目光。

Aiden切入系统,把主机里面看起来比较有价值的东西打包转发走。在邮件发送的过程中他无聊地开始乱转大楼的摄像头。

看来公司里确实没什么人了,这么想着他满怀同情地看了一眼边上散发出死亡气息的保安。伸手切换主屏幕,随意地调整着摄像头的焦距。

突然他愣了一下。

“Alex?”

Alex听见Aiden喊他。他稍微有点儿不耐烦地把脸偏向少年的方向:“什么事?”

“看这块地图。”Aiden指给他看屏幕上一块亮黄色的塑料板,“那上面标出来监控室是不是在三楼?”

“然后呢?”

“我们在一楼。”Aiden冷冷地说,“门上只贴了一块牌子,所以我以为这里是监控室,但是现在看来不是。”

“这个会不会是没来得及更新的老地图?”

“之前我还没认真看……”少年四周环顾了一圈儿,“你觉得监控室里可能摆着这么多堆着白纸的纸箱子吗?这里根本没有打印机……”

“呃,Aiden。”Alex打断了他的话,“你觉得那是个监控探头吗?”

Aiden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来得及看清楚瞄准器顶端闪烁的红光。Alex的速度比子弹要稍微快那么一点儿,他听见男人紧张的呼吸就在耳边潮水般起伏,破碎的显示屏里露出断开的导线发出电流的咝咝声。

看来他们被人算计了,有人弄了点儿道具伪造了一个“监控室”出来,现在他们的行踪全部暴露在幕后对手的眼皮子底下。

“我们得离开这儿。”Alex松开他,补充了一句,“马上。”

Aiden把数据线从电脑上拔下来,突然意识到Alex直到现在还没有准确回答他最开始提出的问题。

“你在这里干什么?”


“有人过来了。”

在走廊口Alex一把拽住Aiden的手腕压低声音说。少年往后退了一步,他神色略微有些怪异地看了Alex一眼,男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急匆匆地把Aiden往集装箱的方向一推。

他们在漆成亮橙色的铁皮箱后面屏住呼吸,看着一些拎着冲锋枪的人走进大厅。那些人里面有一些是收尾人,看起来训练有素。

Aiden开始在心里责怪自己出门没有带什么高火力的武器,他背包里只有一把格洛克——小孩子的玩具。

“待着别动。”Alex突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过会儿我一走出去,你就从集装箱后面绕过去。”

“什么?”Aiden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扭过头去,一阵不好的预感漫涌上心头,“等等,你不会告诉我……”

“是的。”Alex湛蓝色的眼珠里面闪过一丝隐晦的神色,“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在这儿。”

“别当傻瓜,小鬼,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再多试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说完就走了出去,忽略掉少年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失措,将从自己心头轻轻掠过的赎罪感深入骨髓地掩埋起来。

“我猜你们正在找人?”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轻佻地上扬,似乎在模仿那个福利院管理人,但是又带这些进化不够完全的怪物自有的矫枉过正。

但是他不在乎,正如他对Aiden所说过的,他已经死过一次了。

从地狱里面爬上来的怪物,最终还是应该回到地狱中去。

“哦,Alex。”他看见一个人拨开举起的枪口朝他走过来,“真高兴在这儿碰到你。”

那个人脸上带着公式化的泛着冷意的微笑,掂量了一下手里的枪:“要不是有事儿我还真想和你聊聊天……但是抱歉啦,我出门前没数子弹,可能不小心带了点儿不是火药芯子的出来。”

“话说回来……你有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吗?就这么高。”那个人比划了一下样子。

“没见过。”Alex装作没听见集装箱后面Aiden紧张地按了一下手机的声音,“来这种地方的小孩儿没进大门就会被赶出去。”

“哦,那好吧。”那个人转了转深色的眼珠,转移了话题,“你的任务怎么样了?”

Alex感觉到紧张感一下子扼住了他的咽喉……Aiden就在集装箱后面。他们说了什么他肯定听得一清二楚。

“总的来说……”他说,“毫无进展。”

“Edwin很会耍手腕,你们派来的人几乎全被他处理干净了,而且目标很狡猾。”

“这件事上,是我们的失职。”那个人微笑了起来,“您已经做的很好了,Mercer先生。”

Alex几乎是下意思地绷紧了自己的神经,他听见那个人说:

“但是说谎能力还有待提高,欺骗敌人是一种优良的品质,但是对合作伙伴这样就是恶行。”

“你已经成功让我们的目标对你产生了信任,而这也是小孩子的特点之一。”

“合约就此终止,Mercer先生,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回到纽约,而Aiden·Pearce这个人,我们希望你认为他从未存在过。”

仓库里的静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灯泡的爆裂声打碎了。

几乎所有人在有规律的射击声响起时都在看那个灯泡,但是Alex没回头,他瞬间就干掉了身边的三个人,对方的反应速度比他想的稍微快一点儿,但是仍然不妨碍Aiden抓住这一点儿时间跑出去……

“Aiden!”

少年捡起地上的冲锋枪在手里掂量了一下重量,他巧妙地掩饰了自己的惊讶,用行动证明他选择在这个时刻和Alex保持同一战线——但是谁知道这不是一个权宜之计呢?枪口对准那个人,他开口声音冷静出奇:

“就算我死在这里,你们背后的人也难以保全自身。”

威胁性十足,但是很容易让人怀疑是小孩子的大话。Alex想。

“我们一开始就在等你自己出现,Aiden。”那个人脸上的公式化的微笑加深了几分。

“失去你这样的人才我们很惋惜,但怎么说呢,这是必然结果,并没有让我很惊讶。”

Aiden毫不犹豫地抬手开枪,但是扣动扳机之后枪膛中并没有子弹射出。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再次抬起。

“所有人的枪里都只有一枚子弹……当然,不包括我。”那个人耸了耸肩,“你知道的,现在物价上涨得厉害,尤其是军火市场,我们得省着点儿用。”

他的手轻轻抬起又落下。

—TBC—

评论(2)
热度(15)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