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病毒狗】燃城④

期中考试跟别人赌赌输了_(:з」∠)_

生命诚可贵,Flag不可乱立

——————————————————————————————————————————————————————————————

04.

Aiden觉得要是有如果,他绝对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进储物间。

“呃……真恶心。”他小心翼翼地从地上一摊泛着蓝光的血边缘跨过去,使自己努力适应空气中令人不安的气味——那味道闻起来就好像什么东西被腐蚀了一样。

Edwin像是闻不到一样,扭过头来对着他招呼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地从Alex苍白而血迹斑斑的手臂里面夹出来一枚小钢珠,看也不看就随手甩在地上。Aiden听见手机的震动声——绝对不是他自己的,但是Edwin显然准备忽略它。

“水银会腐蚀你的血液,进而麻痹你的神经,你会慢慢什么都感受不到。”他说。想起来什么一样微笑了一下。

Aiden看得毛骨悚然。他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看着亚洲人动作迅速而冷静地把嵌在男人手臂里的子弹一枚枚夹出来。

“我认识几个搞生化研究的,急需实验样品,你要是哪天没气了,记得让Aiden电话通知我一下。”Edwin凉凉地总结,从医药箱里面抽出来一卷纱布塞到Alex手里。“自己处理。”

他站起来收拾了一下东西,像是没看见Aiden一样推门出去,储物室里安静了下来。Alex湛蓝色的眼珠很迟钝地转动了一下,停留在Aiden脸上:“他刚才说什么?”

“建议你睡一觉。”Aiden面无表情地回答,“顺便收拾一下屋子。”他也站起来准备走出去,结果在门口又停下来,“哦对了,现在你把我们都拖下水了。”

Edwin果然在走廊拐角处接电话,远远地看起来神态还挺轻松,眼睛里说不出的狡黠。

Aiden清楚他在和别人吵架——他记得亚洲人以前经常一副这种嬉皮笑脸的样子,然后对着别人的脑袋扣扳机。

“我怎么能肯定你会保障福利院的安全?”

果不其然,是在和别人吵架,而且占尽上风。Aiden从他边上绕过去,却没有径直会自己的房间,他难得极其耐心地等待Edwin打完电话把手机放进口袋里。

“什么事?Aiden?”他靠在墙上看快有自己高的少年。

“你书房里有没有关于北欧神话的书?”Aiden问。

“没有。”Edwin直接回答,“自己去图书馆查。”

要是能去我还问你?Aiden想:“那我不绕弯子了,‘海姆达尔’是什么?”

下一刻他看见亚洲人的面孔微妙地扭曲了一下:“我不是百科全书。”

他说着就往门口走,“现在,因为你们的冲动行事,我得去做一些繁琐的收尾工作,现在回你的房间去。”

Aiden抿了抿嘴,转身上楼去。他听见身后传来轻微的关门声,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打开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

他从小不喜欢看童话——这让以为全世界小孩儿都应该有点童心的Edwin头疼了很久——但是福利院里的其他孩子显然比他好的多,Edwin有的时候出去,作为最年长的孩子,他就得担负起给一群小屁孩儿念故事书的任务。有一次平常用的书找不到了,他顺手从书柜上抽下来一本小册子,翻了翻内容觉得平均年龄不超过六岁的儿童应该不会喜欢看这玩意儿,就又丧气地放了回去。

那本书是一本北欧神话集,现在想想夹在一堆生物科技的专业书里面实在令人奇怪。

他这么想着,轻手轻脚推开Edwin书房的门。

Edwin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气,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他在鞋垫上烦躁地蹭鞋底的污渍,手放到鞋柜上几秒钟后又垂了下来。

“谁在那儿?”他警觉地问,手悄悄摸到腰后握住手枪,同时开始在心里祈祷这个时候不要有某个孩子突然下楼来拿什么东西。

“是我。”Aiden的声音使他放下心来,顺手摁亮灯。光线明亮起来,少年翠绿色的眼睛里没有一点儿情绪流露出来,他平静地注视着亚洲人。

“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Edwin显然没对他多加注意,等到他走进客厅的时候才看见书桌上摆着一本书。

“很惊讶?”Aiden感觉自己的脊背有点儿僵硬,“这不是你房间里的那一本。”

Edwin沉默了几秒,聪明地回答:“你去我书房了?”

“那一本神话集有几页被撕掉了,所以我让Nicky去图书馆借了一本过来……”Aiden伸出手按在黑色的封面上,“猜猜我发现了什么?”

Edwin没有回答,他似乎是想要微笑一下,但是最终只做出了一个轮廓,看起来尴尬得滑稽。

“要我念一段儿吗?”Aiden深深吸了一口气,回想起在Jessie的电脑上看到的名为“海姆达尔”的文件。他打开书本,忽略自己声音中细微的颤抖。

“海姆达尔手里握着加拉尔号角。每当有人穿过彩虹之桥,他就吹响号角使阿斯加尔德诸神知晓。海姆达尔还告诉小赫诺丝他是怎样锻炼自己,以便听到草木生长的声音,看到百里之内发生的事情。白天黑夜他都能洞察所有,不眠不休。他告诉赫诺丝自己有九位母亲,他靠大地的力量和冰冷的海水为生……”①

“我猜起这个名字的人肯定想让它守护什么东西——比如什么核心机密,例如生物科技……太多了。‘九位母亲’?肯定不止九个吧……就试验品数量而言。”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过度紧张,他感觉自己血管中涌动的血液全部哽在喉头,“彩虹之桥的守护者,知晓万物的百科全书……还是能够掌控万物的神?”

“够了。”Edwin说。

Aiden顺从地放下书:“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他努力支撑着自己不要失声吼出来。

那双绿色的眼珠子在灯光的作用下像是燎动着一簇火焰:“Jessie在成为黑市情报贩子之前是CTos的雇员,”他停顿了一下,试图从Edwin的脸上找到点儿什么东西来支撑着他说下去,“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想要他的硬盘?还一定要我去拿?”

“你不会对我开枪,Edwin。”他吞了口唾沫继续说,“所以我希望你对我说实话。”

空气保持了好一会儿的静默。有那么一刹那Aiden以为Edwin会永远地站在那里直到腐朽成为一具骸骨,但是谢天谢地,最后他开口了。

“Aiden。”他说,“你看到那份文档了。”

“是的,但是没有看完。”少年松开了紧攥着书脊的手指,“大概是有关某项生物科技研究的记录。”

Edwin重新迈开步子,他走到沙发边上而没有坐下,只是伸出手来扶住靠背,“你的好奇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

他冷笑了一声:“大概在二十年前,‘海姆达尔’计划作为布鲁斯公司在纽约的分部科研目标被提上日程,旨在改变基因排列研发疫苗用于抵抗当时的某些流行病。”

Aiden屏住了呼吸,他隐约有些不好的感觉,但是仍然耐着性子继续听。

“当时召集了一批科学家,投入大量资金。结果却培育出了一个失败品,一个无法控制的恶魔,一个从地狱爬上来的幽灵。”

Edwin平静地讲述着,“因为计划的失败,失败品几乎屠杀了一座城市,人类无法用常规方法对其进行削减——为他们自以为能改变生物进化规律的傲慢。”

“直到参加计划的一位科学家从失败品本身的基因中找出了漏洞,并最终将失败品回收。”

“不过人类也付出了代价,那位科学家和他的同事牺牲了自己。”

“听起来像个故事。”Aiden干巴巴地说。

“很多现实听起来都像故事,尤其是多年以前的。”Edwin微笑了一下。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想要他的硬盘。”

“不是我想要,小鬼。”Edwin的笑容瞬间消失了,“是布鲁斯公司想要,Jessie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应该吃点苦头。”

“现在,你满意了吗?”他话锋一转,“赶紧去睡觉。”

Aiden站起来,突然有个念头刺穿了他的心脏如同细微电流流淌而过:“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为了让你和Alex保持一点儿距离。”Edwin声音压得很低,却让人脊背发寒,“你很聪明,Aiden,就像你的父亲,他是个伟大而富有奉献精神的人。”

Aiden愣了一下,他第一次听Edwin提起他的父亲,这个词汇对于一个孤儿而言十分遥远。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

“如果你看完了那份文档,就会在最后看到扫描上去的科学家签名。”Edwin继续说下去,“Andrew·Pearce,还有你的母亲Catherline。”

“他们是我的大学导师,是我这一生都十分尊敬的人。”他最终说,“而Alex只是一个幽灵,一只从地狱伸上来的手。”

Aiden感觉自己全身都僵硬如同一块塑料板,一折就会崩断:“不……这太巧了。”

亚洲人只是微笑了一下:“有时巧合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真相。”

“现在去睡觉,以及不管你愿不愿意,都离那个人远一点儿,记住了?”

—TBC—

①:引用自《奥丁的子女ー北欧神话故事集》,作者是爱尔兰的帕德里克·科勒姆,译者邢小胖。个人认为翻译得不错,读起来有种嚼“混合着古老的北方雪子”的感觉。

评论(3)
热度(23)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