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病毒狗】燃城③

原创人物注意

爆字数了(瘫)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03.

雨后晴朗的天空,在雨中被淋湿了羽毛的乌鸦落在电线上,就着云层间洒落下来的阳光梳理羽毛。

少年从居民区的围墙上灵巧地翻过去,他落在地上的时候就势一个翻滚钻进了巨大的景观灌木丛里,巡视的保安走过去一队,没有人察觉到有人在那一大团绿色的掩护下摁亮了手机屏幕。

“呃……我看看……”Aiden蹲在草丛里尽量忽略扎在他后颈上的枝杈带来的诡异触感,他快速滑动着屏幕上的地图,“信号点在……”

五分钟后他装出一副普通少年的样子在居民区的街道上和行人擦肩而过。在街道口停下来之后,他仰起头装作看路牌,不经意地瞄了一圈周围,大多是享受上午时光的老人和游手好闲的青少年。

很快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露出了一个细微的微笑。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悠闲的街道上到处晃荡实在是太显眼了,现在本应该是他这个年龄的人做社工,在大学上课或者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无论哪种,都不应该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里。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上午温暖的空气,朝着那个年轻人走过去。

“呃,你好……我正在做一项社会调查。”他脸上自然而然地带上了青少年特有的那种热情和轻微的狂妄,看来开头开得不错。“可以占用你一点儿时间吗?”

年轻人转过目光来看着他,那是一双欧洲人的蓝色眼睛,他看起来像个英国人。Aiden保持着自己得体的微笑:“呃……先生?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对方仍然盯着他的脸看。该死,是钻出草丛的时候脸上被划了一道吗?Aiden想,就在他的笑容快要因为持续过长时间而僵硬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一个还不算太失礼节的答复:“哦……当然,请问吧。”

他抖开手里Edwin准备的记录册,照着上面的问题念,做出一副认真倾听并且正在做记录的样子。年轻人的右手一直放在口袋里鼓起来一块,看样子估计不是刀子什么的。电击枪还是有可能的,不过他更愿意相信那是一些更加常规无害的东西,比如一部正在编辑消息准备发送的手机。

而且他还知道了年轻人的名字和工作——可能都是虚构的——Jessie·Turing,定期护工。

“最后一个问题,Jessie。”他说,“你对于CTos在纽约的分部近期宣布将要投入研发的‘海姆达尔’计划有什么见解或者评价吗?”

这个问题刚一出口Aiden就有点儿后悔了,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计划,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就算他是个很厉害的情报贩子也一样——知道这个东西的几率小的可怜。

但是下一秒他惊讶地看见年轻人愣了一会儿,然后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试探着回答:“呃……也许这个计划……会对我们的社会进步起到一定的……呃……推动作用?”

几乎是万能的答案。Aiden故作认真地在纸上写,他在纸张最底下写了一个“海姆达尔”,又写上了CTos和Jessie·Turing,犹豫了一会儿,在三者中间打了个连接符号。

Edwin不会给他一个毫无用处听起来还傻里傻气的问题,这对Jessie而言可能是一条线索,甚至对他自己也可能同样。Aiden合上记录册:“非常感谢,先生。祝你拥有美好的一天。”

他转身离开,走到街口还感觉到年轻人不加掩饰的目光紧紧粘在自己后背上。也许真的还有一片叶子什么的没拍干净,他这么想,开始思考下午该去哪里消耗时间,要不要去图书馆直接查查这个什么“海姆达尔”计划?

在走进回福利院的小巷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人的脚步声从背后传过来,他转过身去,只来得及看清楚年轻人口罩下欧洲人的蓝色眼珠。

Jessie·Turing,看来那个问题对他而言意义非比寻常,气急败坏的知情者来找他试图挖掘更多信息了。

Aiden来不及想那么多,他只感觉到电流刺穿身体带来的麻痹感和痛楚,紧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他在冗长的梦境中龋龋独行,试图伸出手去抓住从身边闪过的幻影。然后一阵刺痛,他睁开了眼睛。

在电击枪产生的晕眩让Aiden几乎看不清楚光线昏暗的室内,当感官慢慢恢复过来并且恢复了它们本应该有的敏锐的时候,他听见从虚掩的门外传来的交谈声。

他几乎脱力地想要从沙发上坐起来,结果却发现双手被尼龙绳反绑在身后。试图从绳子的缝隙中挣脱引起了一阵皮肤被摩擦带来的疼痛,但是最终他还是成功了。

Aiden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在口袋里发现了自己的手机,如果这是一场绑架那么Jessie真是个失败的罪犯,他有点儿讽刺地这么想,走到电脑屏幕闪烁的电脑桌前,弯下腰来看上面的东西。与此同时他的感官忠诚地履行着它们的职责,一旦有人推开门,就会立刻躲到沙发背后。

他随手拉开抽屉,惊喜地发现里面装着几个还没开包的存储卡。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除了Jessie有很多东西要存而且这些东西随时可能发到他的邮箱里……说实话除了情报或者什么稀奇的军火交易记录以外Aiden还真的想不到什么别的东西了。

他摸出来一个插到电脑接口上开始拷贝电脑里的东西,事实上他今天正是为了此而来:窃取芝加哥黑市首席情报员Jessie的电脑文件。虽然过程有点儿曲折,但是最终他还是达到目标了,Aiden如是想,在心中重申了一边关于Jessie是个蠢货的评价。

他听见外面的人似乎争吵了起来,可能等会儿得从窗户跑了。

眼看文件就快要拷贝完,他的目光突然被一个文档吸引住了。文件名是Heimdall,看起来并不起眼。

海姆达尔。也许看看也没关系,他想。

于是他打开了文档,文件拷贝完毕,他顺手把存储卡拔下来放进口袋里。上面全是复杂拗口的英文名词,他一行一行看过去,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脊背变得僵硬,甚至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交谈声已经静了下来。

这不可能,他浑浑噩噩地想,这是……违法的。

由于太过于震惊,电脑屏幕被砸穿的时候他没有做出响应的敏捷反应,飞溅的屏幕碎片在他脸上划出长长的一道血印子,但是Aiden像是没有感觉一样。他木偶般地扭过头,和站在门口的男人湛蓝色眼珠中投射出来的轻微惊讶目光交错。

“Alex……Mercer。”他梦呓一样地喃喃念出那个人的名字,耳朵却先大脑一步听见枪支上膛的声音。

“嘿,为什么砸我的……”Jessie不满的声音从Alex身后传过来,Aiden盯着缓缓从地上缩回到他身边的红黑色触手,突然想起来Edwin的话:

“他可能拥有生化武器。”

岂止拥有,他自己就是一个移动的人性生化炮台。Aiden试图扶住身后的电脑桌,然后他看见沙发被一把掀翻到窗户边,下一秒被密集的扫射打成筛子。

楼下最起码有五个个人手里拿着冲锋枪,他敢保证,那些玩意儿的枪膛里面肯定无一例外填的全是汞弹。

“Alex,”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冷涩发僵,“你……是什么?”

蓝眼珠的男人耸了耸肩,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谁在乎?”

他侧过身子让出半个门口:“现在我们也许可以来谈谈条件。”

Aiden朝着门口的方向迈了一步,突然一阵寒流攀附上他的脊梁,他只来得及看见狙击枪的猩红光点,下一秒眼前所见开始极速切换,Alex的声音压低了在耳边一直说到他脑子里面:“不要乱动。”声音略微有些急躁,带着点儿威胁的意思。

他只来得及看见倒在地毯上昏迷过去的Jessie和被子弹打断落在地板上尚在不断扭动的触手,就被人揪着衣领子挟裹到了车库里,外面枪声暴雨般密集,Alex不耐烦地往摩托里插钥匙:“坐顺风车吗?”

Aiden下意识检查口袋里的存储卡,还好它还在。“Edwin派你来的?”

“一半一半。”Alex拧了半圈儿钥匙,从把手上摘下来头盔扔给Aiden,“嘿,别吓傻了小鬼,我可不是专门跑来救你的。”

“没这个意思。”Aiden跟着他坐在摩托车上,伸出手抓住Alex的腰侧衣服,感觉到冷意从里面一层层泛上来——就像个死人一样。他把这个想法甩到脑袋后面,咧开嘴笑了一下,“不带我你不一定出的了这个地区。”

他懒得想为什么Alex非要骑摩托来,可能是为了隐蔽身份,也可能就是图个乐子,反正那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之后摩托车发动机发出轰鸣声,他隔着一层衣服都感觉到Alex故意笑得夸张地发抖:“哦?……那就让我见识一下?”

Edwin靠在柜台边看着他们两个人带着一身擦伤推开门,他歪着头目光微妙地闪烁了一下,最终停留在Aiden脸上:“今天保险烧了,所以你只有泡面吃。”

“无所谓。”Aiden把存储卡近乎摔到他脸上,“我……”

他回头看了一眼Alex 突然僵住了,Edwin顺着少年的目光看过去,男人完全没有一点儿自觉:“……你们看着我干嘛?”

沉默了一会儿,最后亚洲人试探着开口:“呃……Alex,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包扎一下。”

Aiden的话更直接一些:“你肯定被谁的汞弹擦到了,现在你右手看起来少了三根手指。”

“……”

—TBC—

评论(6)
热度(20)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