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smoke/mute】末世·废土·近未来三十题(13,14)

春卷饭的新曲Aster真的太猴听了(流泪)

————————————————————————————————————————————————————
13.独裁者

曾经他们谈论过死亡,但那可能是发生在很久之前的事了。

年轻人的蓝色眼睛里倒映着窗户外面的街景灯光,它们在他眼中变成破碎的光斑,如同一把宝石漂浮在平静的湖面上。马克·R·钱德尔,地区总督手下最得力的科研主管,当之无愧的天才,讨人厌的傲慢怪人。当这些标签从他身上被慢慢撕下来,最终展露出来的不过是一个年轻男人,拥有蓝色的眼睛,他的瞳孔在阳光的照耀下近乎透明。

但是你们都知道那只是个玩笑般的比喻,詹姆斯开过无数次这样的玩笑,几乎每次马克都轻易地表示谅解或者忽略。他总是呈现出沉默的包容姿态,好像自己是一个角落里的毛绒玩具或者空的背包。你可以把他捡起来抱在怀里,也可以就让他待在那里积灰变旧。

而现在,你终于要把他捡起来了,不是为了抱在怀里,而是把他扔掉,就好像松开一只风筝的线,尽管它并没有割伤你的手指。马克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总是知道一切,比如执政党的更替,再比如死神已经透过詹姆斯悬在他面前的枪口向外与自己对视。在黑暗中那把枪很像是男人手臂的延伸,一截延长出来的枝杈,子弹如同叶片蜷缩在内部,等待着时机生长出来。

我没有什么想要当遗言的。年轻人轻声说,他刚刚喝下去的咖啡在喉咙里发酵反酸,他显得异常坦诚,眼神异常纯粹直接。你在等什么?等开枪的命令吗?他接着问。

詹姆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的嘴唇在发抖,可他的手并没有,这是军人的优秀特质。他比马克看起来更像是受困者,直到枪上膛之后,男人的脸上才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丝感情。什么都没有想要说的吗?他问,而后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可是并没有做到,这让他的表情显得有点儿可笑。

有那么一会儿,男人绿色的眼睛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几乎变成黑色。这可能是街灯的原因,可是街灯没法照亮整个房间,不然詹姆斯就可以看见马克放在桌子上的信封,那是他在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偷偷弄到的,并且为了写它浪费了整整一天和很多张草稿纸。

没有。年轻人闭上眼睛。现在他能够听见男人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他曾经也这样把子弹打进人的脑子里,额头上只会留下一个血洞,后脑则会缺失一大块,要是遮住那个伤口只看面孔,他看起来会像是睡着了。

死亡的降临对于死者本身而言只是一个瞬间的事。他在记忆的角落中看见他自己这么说,而詹姆斯坐在他对面,那是傍晚的时候,咖啡和放过多糖的红茶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紧接着一声细响,一切都被黑暗席卷而去,变成在水中下落散开的碎片。

14.儿童养殖

当詹姆斯隔着铁丝网把一张锡纸折的千纸鹤递到他手心里的时候,马克必须得承认他被吓着了。那个时候他刚刚把自己的铭牌后面的标签替换成代表十岁到十四岁年龄区间的橙色,而对方的标签已经变成蓝色好一段时间了,那是接近成年的大孩子们才能拥有的标记。他们之中有一部分人已经被允许拥有剃须刀片,能在清晨或者深夜的时候游荡在机构的某些限制区域。

他攥着那只千纸鹤朝铁丝网那一边看过去,只得到一个隐秘的微笑作为回应。詹姆斯走开很久之后他才敢拆开那个小小的折纸作品,同时发现它的原料应该来自香烟盒。他看着银色的表面反射出阳光灿烂的光芒,慢慢地把它翻过来,锡纸白色的背面触感粗糙,但是生日快乐四个字仍然清晰可见。

于是马克终于明白自己收到了生日礼物。他慢慢地把那张锡纸照着痕迹折回去,还差点儿撕下来一个角。要是这个小礼物被发现了,他和詹姆斯都会有麻烦。

他踏着寒冷的石板路回到设施里面去,小心翼翼地把千纸鹤放在自己外套的小夹层里,也许他运气很好,成年之后可以和詹姆斯分到同一个工作区,甚至在同一个机构里面工作。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把手揣进口袋里握成拳头,最后又忍不住把它们抽出来裹紧自己的围巾以遮住下半张脸。

到圣诞节的时候,从铁丝网那边传来了有人想要逃走结果被机械守卫处决的消息。孩子们是不被允许听到这些的,马克知道的方式也很不常规,他偷了机房的钥匙,在半夜溜进去打开电脑。

他用管理员身份一条条浏览整片区域的消息,在终于看到那一份报告的时候他忍不住把手伸进口袋里想要抓住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碰到,最后只好慢慢把手抽出来摊开放在桌面上。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之后,马克从枕头下面把那只千纸鹤拿出来,粗鲁地在自己的手掌心里揉成一团。他的手掌心被扎得发痛,可是他毫无知觉,只感觉到深邃且漫长的黑暗慢慢地从胸膛里满溢出来。

他回想起詹姆斯在铁丝网后露出的笑容,对方的眼白处被阳光笼罩,像是被血染得一片鲜红,绿眼珠却像是火焰在其间跳动。

直到在来年春天的一个夜晚,马克把那个硬邦邦的锡球塞进配电箱换下保险丝的时候,他的脸上都再没有露出笑容。

—tbc—

评论(2)
热度(13)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