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smoke/mute】末世·废土·近未来三十题(5–7)

发出了被热死的声音——
咕,咕咕,咕咕咕

————————————————————————————————————————————————————

5.自制武器

马克把维修手册又翻了一面过去,终于找到了在电瓶边熔断的那根线。安全屋外暴雨刚刚开始下,潮气一股股从门缝里向室内漫拥。他有点儿不确定在暴风季里,这样的雨水是否过于常见。

室内光线暗下来后他拧亮台灯,在浑浊沉闷的空气中深深呼吸着,他检查了一遍线路和接触板,而后拿了一条新的导线更换。台灯该换灯泡了,在暗淡的光线下他感觉桌子上的东西和自己的手臂都散发出幻影般的磷光。

雨声里错杂着一阵规律的响声,如果有人的靴子踩在水洼里,大概就是那种声音。听见那声音在门外消失的时候他隐约有些紧张,随后门被打开,詹姆斯抖着塑料雨衣上的水走进来。

外面雨很大。对方冷静地陈述这一事实,马克坐在工作台前没动,只是对于男人把雨衣和外套挂在墙上的动作投去不可置否的注视。你出门应该带把伞。他说。

我忘记了。詹姆斯有点儿轻佻地微笑起来,似乎是马克自己先开了一句玩笑。他把背包放在地板上,拆开里面的防水布包裹。而马克这时突然想起来自己忘了拿松香,他拉开抽屉把手伸进去摸索着,在黑暗中他的指腹擦过一把改锥的尖头,感觉像是一条冰冷的丝擦了过去。

我不明白为什么它打不着火。他说。我换了一个新的启动反应器,检查了至少二十次线路,每一个接触点都是完好的。紧接着是一阵沉默在他们之间徘徊。肯定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可是我找不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声音里透出来一股令人不快的丧气感。

那只能说明你需要休息了。詹姆斯从口袋里摸出一条已经打开的糖果,拆出来一颗试图往他嘴里塞。碍于满手的机油,马克没办法推开他,只好勉强地吃下去。

让我来看看。男人把他从座位上推起来而后自己坐下去,此时凉爽的空气才从门窗缝隙里挤进来,雨声嘈杂使马克听不清楚詹姆斯说了什么,发了一会儿楞才回过神来。

他在窗户边站了一会儿,看着外面的世界被暴雨笼罩着,潮湿的寒意逐渐透进来,唯有他嘴里那颗糖还散发着泛甜的暖意。

可能是你点火线没有焊稳,马克。男人在他背后说,我重新接了一下,你要不要再来试一试?

他当着男人的面试了几次点火,而其中有一次成功了,这是个好的兆头。詹姆斯得意地把脸朝着他凑过来讨好处,他们在急促的雨声中慢慢接了个吻。

6.瘟疫

不行,詹姆斯,你必须停车,天快黑了。马克裹着毯子发抖,最后一脚踹在驾驶座靠背上。男人一句话都不说,从后视镜里可以看见他阴沉的脸色,显得危险而陌生,他们在空无一人的公寓前停下。

马克抓起自己的背包打开车门,他感觉自己由内而外地熊熊燃烧着,几乎只剩下一具勉强站立的骸骨。他没那么多余的力气关上门,又不愿意让詹姆斯也跟着一起下来。最后他在台阶上踉跄了一下,扭过头看见男人正合上他没关上的车门,紧接着锁了车。

回车上去。他说一会儿就得停下来喘口气,你得离我远一点儿,你知道的。

我知道。詹姆斯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站在他身边帮他打开门,而后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颊。甜心,你烫得就像锻造炉里面的一块铁。男人说,转而扶着他的肩膀把他扶起来。

别碰我。马克暴躁地说,感觉肺叶因此疼痛起来,不过詹姆斯最后还是做到了他想要的,他把青年带进客厅,房间里弥漫着灰尘的味道,不过至少还能勉强睡在沙发上。一阵寒意再次让马克开始发抖,他倒进沙发垫子里,闭上眼睛又睁开,他的视野不断在模糊和清晰之间摇摆过渡,时间被拉扯着滴落下来。

我不知道那个所谓抗体到底起作用了没有,我觉得那就是普通感冒药。他眯着眼睛抱怨道,男人就坐在他边上,沙发布料凹陷下去一块,除此之外他仅能通过声音感知对方的存在。和我保持距离。他再次警告说。

嘘,马克。男人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紧接着指尖顺着他的鼻梁骨往下滑。你现在只需要好好睡一觉。他温柔地低声说。

不知道这是否是心理暗示,他竟然真的觉得有点儿困起来。不,你今天晚上不能跟我待在一起,回到车上去。他仍然坚持道。

等你睡着之后,我会的。詹姆斯低声说,他仍然绷着脸,眼睛却不自觉地流露出细微的笑意。真的。他再次承诺。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詹姆斯。马克皱起眉头,他伸出滚烫的手去推男人的腰,如果你还待在这儿,我,我不可能睡着。

最终还是男人首先选择了妥协,马克能听见他站起来。好吧。詹姆斯很勉强地说,我天一亮就会过来的,好好睡一觉。

如果我明天还能醒的话。为了显示自己的乐观情绪,他开了个拙劣的,不合时宜的玩笑,男人不安地呆滞了一会儿,再一次伸出手碰了一下他的额头。

你会好起来的。他肯定地说。

7.风镜和面罩

在他们爬升一段距离之后,年轻人的面具上因为温度下降而爬了一层白霜。天气非常晴朗,月亮在云层上显得庞大异常,飞行器操作台上的雷达运转正常,把他们的位置标示为屏幕正中央的红色十字。

这一次是詹姆斯负责驾驶,因为马克罕见地提出由自己来进行观测,虽然不明白他年轻的天才同僚这么做的原因,他还是欣然同意。仪表盘上一切正常,今天是个值得称赞的美好夜晚,如果他们不是在高空中的话。

你不喜欢高空观测的话可以申请调到地面上来。马克有一次这么说,那个时候詹姆斯正在调整他的风镜,将它在荧光灯下对照着用手指摩挲,听到青年这么说他有点儿惊讶,之后就在灯光笼罩中微笑起来。

不,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他回答道,把风镜放进抽屉,回忆在这里终止,他在驾驶座上抬起头,看见月光极其明亮。

他年轻的同僚就在他背后采集数据,在凉爽的寂静中,詹姆斯能够听见他的呼吸声和机器的运转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作响。他突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就回过头看去。年轻人正直起身把机器举过头顶,在毫无自觉的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他会从平衡器上摔下去。

在带着氧气罩的情况下詹姆斯没办法说话提醒他保持平衡,只能松开控制握把转过身去揪住马克的外套拉链,把年轻人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小心点儿。他严厉地对着马克的脸打了个手势,猜他年轻的同僚肯定在背地里骂了句脏话,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当他们回到地面上的时候,马克突然抓住他的袖子,指给他看天空中的月亮。今天天气很好。年轻人说。

是的,怎么了?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刚才在上面不是看得很清楚吗?

马克似乎被他的回答窘住了,年轻人生硬地说了一句是的。随即便转身离开,而他在起落平台上站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tbc—

评论(8)
热度(24)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