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想吃黄桃冰工厂

【smoke/mute】末世·废土·近未来三十题(1–4)

赌球赌输了的三十题
原题来自铃堡太太 LOFTER ID:你的铃堡
极端脱离现实注意
每一题之间并无直接联系
脑洞流菜鸡写手特质显现
先发一点儿,其余的过几天弄完
————————————————————————————————————————————————
1.爬满藤蔓的大楼

马克不断地将目光投向车窗外在夕阳下群山般影影绰绰的楼群,引起了掌控方向盘的男人的注意。你来过这儿吗?他问。

不,没有。他回答说,收回自己的目光。他们在街道拐角处的自助加油点停下,天就快黑了,太阳能路灯亮起黯淡的光芒,如同能源逐渐耗尽的星星。詹姆斯跳下车去查看机器能否正常使用,马克拿着背包跟在他后面下车,却走到街道对面去,想要查看被藤蔓缠绕覆盖的公交站牌。

徒手拆开那些枝条的确花了他一点时间,尤其是在手上缠着绷带的情况下。十分钟之后詹姆斯加油完成走到他身边来,把匕首塞进他的手心里。

今天我们运气不错。男人说,帮助他使用匕首砍下来一些枝条。你有受伤吗?他问,抓住马克缠着绷带的左手仔细地查看。

而他没有回答,此刻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的手掌是怎么受伤的。是一扇破碎的玻璃橱窗,他把手伸进去想拿里面的药,却被卡住了。为了防止玻璃划开手腕,他用石头砸开更大的缺口好把手抽出来,然而还是不可避免地在手掌上弄出一条长口子。

他们透过脱落的铁锈和植物生长的斑驳痕迹查看线路图上绿色红色错杂的线条,在太阳完全落下去之前,马克从背包里抽出一张白纸来绘制地图。詹姆斯打亮手电筒,静静地等待着他在纸上潦草地把线路复刻一遍,又把医院,学校和大型商场标记出来。

今天我们可以去商场,那里有个停车场。马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有点底气不足,他把地图拿在手里,匕首则还给詹姆斯。或许那里会有食物和药物。他说。

男人认可地点头,转过身用手电筒照射那些阴森的楼房黑影,路灯光芒下它们如同后现代雕塑般植物攀附。人类文明退化到原始状态的城市逐渐被自然法则侵蚀,那些藤蔓在夜晚流动的空气中发出簌簌的叶片摩擦声,也许等到某场不可预期的雨水到来,它们还能够开花。

你在看什么?他轻声问。

没什么。詹姆斯熄灭手电筒。他们朝着黑暗中如野兽蛰伏的车走去,月亮正在地平线那一边升起来,将它光辉水银般倾泻在街道上。真正的“钢铁丛林”不是吗?男人开玩笑说。

他以为这个玩笑能至少让马克流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但是后者竟然认真地停下来,盯着那些荒芜的楼房看了一会儿。我觉得它们像是花架子。过了一会儿他说。

这个想法再一次得到了男人的认可。他拉开车门之后接过马克手里的背包,你想吃点儿东西吗?他问。

不了。青年轻声回答说,他摸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绷带,把粘在上面的一片叶子摘下来,松开手任由它飘落在地上。

2.防毒面具与饮水净化药物

请求联络。詹姆斯说,他手中的联络器红灯亮起,闪烁十秒钟左右变成绿色。

通讯频道那头传来马克平静的呼吸声,像他一样闷在防护服里断续地回荡。接近目标地A5。对方说。天气状况目前良好,有什么事吗?

接近目标地C9。他回答道,缓慢地转动自己的头颅调整视角。要是按照十年前人们的说法,这时候应该已经入夏了。然而他眼前灰白色的平原一望无际,沙砾在他脚下滚动着窸窣作响,检测器显示空气非常潮湿,或许马上就要下雨了。

你回来的时候可能会碰到沙尘暴,小心一点。他说,通讯频道那一边的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几乎让他以为对方断掉了通讯。好的,我知道了。对方说。

詹姆斯迈开步子继续向预定方向前进,在蔓延开来的沉默中他仿佛分开河流向前走去,过程有点儿艰难,但是至少可以确保自身的安全。防护服和防毒面具过滤了腐蚀性气体过饱和的空气,运动产生的热量让他感觉呼吸有点儿困难,不过总体状态还算不错,甚至可以算作是良好。

他缓慢地在沙质平原上移动着,这个时候起了一阵风,通讯请求发送过来,詹姆斯在地图上标记出目的地之后接通。到达目标地。马克的声线起伏着,准备投放净化药物。

他猜测着青年此刻的表情,想象着他面具后因为同样的缺氧症状而稍微显得有些苍白的面孔和同样因为运动而紧促一些的呼吸。被明确标识出来的目标地在他所站着的沙丘下面,詹姆斯冒了个险,踩着坡面一路滑下去,引起一连串的电流杂音在通讯频道里轰然炸开。詹姆斯?对面青年的声音尖锐地扬起。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从沙砾中有点儿艰难地坐起来检查自己的防护服,我从沙堆上滑下来了,到达目标地。你投放完成了吗?

还差一点。之后是漫长的沉默,他几乎可以听见沉默如同沙砾一般流动,发出窸窣的声响。好了。青年低声说。投放完成。

那个时候詹姆斯已经站在了水池边,他把蓝色的净化药物从压缩包里拿出来沉进水里,看着它们在透明的液体中成为淡蓝色的烟雾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怀疑这些东西是否能被真正地称作“水”随即又自顾自打消疑虑。

那么你立刻回去,马克。他说。按下计时器,每隔一分钟投放同样计量的药物,直到压缩包里面的药物全部耗尽。

我也好了。他再次连接通讯,基地见。

对面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答,几乎使他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基地见。青年轻声说,路上小心一点。

你也是。他回答道。

3.空中聚居地

马克在下降的过程中听见登山绳上的金属扣在岩层表面刮擦的刺耳声响,他们脚下黑色的云雾流动着,不断把风帽掀开灌进去寒冷的气流。他先开始还能忍受这种感觉,过了五分钟就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要裂开一样疼。

詹姆斯掰了一根冷光棒将它举起来在黑暗中挥舞充当方向标。马克本想说这样很傻,可他保持了沉默。一是在风声呼啸中他们彼此之间实在是很难听清楚对方说话,二是尽管这么做真的非常蠢,他仍然因为冷光棒的光和詹姆斯的存在而感到平静。

在令人迷失方向的黑色云雾中唯有下降的失重感紧紧贴附在马克绑着登山绳的腰上,下降前他没来得及整理好自己的腰带,导致厚重的棉质外套起了褶皱压着他的皮肤——等到再勒一会儿下到地面上,肯定会起淤青。他想。

黑暗中的光芒让他回想起暴风雨之夜堤岸上矗立的灯塔,那似乎还是他很小时候的事情。他看着那光芒,脑子里想着的却是某个渺远不可追忆的夏天。现在他们终于下到地面上,氧气充足得让人几乎不适应,他花了一点儿时间解掉登山绳,又终于忍不住松开腰带再次系上,现在终于感觉舒服一点儿了。

——在天空中你至少能看见更亮的太阳,但是却没有足够的氧气用来奔跑。詹姆斯曾经看着窗户外面的孩子们这么说。在浮空岛上出生的孩子们不会有关于陆地的记忆,所以他们不会怀念下面的空气。他说。

然而你们都清楚的是,你们自己其实怀念得要命,不然才不会接受任务下来搜索整片区域,希望还能找到某些能废物利用的东西。

一个冷光棒被放进他手心里,是詹姆斯站在他身边,男人用力握了握他的手指,几乎勒得指关节发痛。你应该多穿一点,他贴着马克的耳朵说。

现在马克又想起来那座“灯塔”了,但是同时他也终于意识到,出现在脑子里的那个东西根本就不是座灯塔,是极夜将要来临时落下去的太阳。

那是他从窗户里看出去看到的,而且就发生在去年,他们在浮空岛上过的第一年。那个时候他们都喝醉了,马克只来得及往窗外看一眼,就被男人匆忙地推到床上。

在想什么?始作俑者现在正对于他的走神而感到疑惑,对方打手势问他。你忘带什么东西了吗?
而他突然感到生气起来,生硬地回答说没有而后走开。这生气可能是为了身上的淤青,也可能是因为地面上过于充足的氧气使人有余力变得懒散和有脾气。

当然,最有可能是为了詹姆斯或者他自己。

4.垮塌的大桥

你知道吗,据说有个施工队在撤离的时候在桥上放了几公斤炸药。詹姆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正开着车冲过桥面,马克开车像个疯子。你是在开碰碰车吗,亲爱的。男人抱着霰弹枪靠在车窗上轻声评价道,他时不时因为自己被包扎好的腿部伤口而倒抽冷气,但是没有对此抱怨一句。

我可没有撞到任何不该撞的东西。马克冷冷地回答,踩油门从几个丧尸身上径直碾过去,现在的坏消息是几乎整个街区的这玩意儿都在追着他们赶,好消息是他们面前有座桥,算是形式乐观。

我们怎么把那几公斤炸药点燃?他问,男人虚弱地微笑了一下,撑着自己从安全带里坐直起来。他把枪口从车窗塞出去打掉一个扒在车边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车身因此摇晃了一下,轮胎在地上刮出刺耳的响声。

控制好方向盘,马克。詹姆斯说。我枪都端不稳了。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他立刻回嘴道,紧接着又闭上嘴——有什么东西在他这一侧撞凹了一块车门,马克再次猛打方向盘把车换到另外一个行车道上,他贴着一堆建材开过去,把那个东西扎穿在钢筋上,车子又恢复了平衡。

真他妈的像是在演电影。他爆了句粗口,詹姆斯立刻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绷着脸朝外面开火。他几乎把自己贴在车门上,马克听见子弹打在路面上的声音,他有那么一个瞬间很想掉转车头朝着丧尸潮冲过去。

我的上帝,他们有那么多。男人咬着牙笑了。

从枪声来判断,他应该试了很多次,不断朝着暮色中模糊不清的黑影射击,现在没人有时间计算要是打中了炸药他们会不会被一并炸飞。反正最后马克感觉他们应该是成功了,他的心脏卡在喉咙里搏动着,他们在夜色中奔驰了很远才慢慢停下来。

男人抱着枪跳下车去看他们身后的道路,马克从后视镜里看见火光照亮天空,如同深夜荒原上燃烧用于祭祀的巨大火炬,桥倒塌的声音传得很远,在这里也听得很清楚。

他松开安全带,靠在座位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詹姆斯回到车上的时候他朝他招手,把医疗包给我。马克说。恐怕得由你来开车了。

男人打开内置灯,在昏暗的灯光下把他的T恤撕开。青年的身体在男人的手掌下颤抖着,他的腰上有一个血孔,血液又稠又腥地粘在他摊开的手掌心里,染透了他身体的一小部分,看起来像是一团干涸死去的火焰。

在把那个丧尸甩下去的时候,马克一并用钢筋戳穿了自己。

—tbc—

评论(5)
热度(20)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