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病毒狗】燃城①

20岁病毒x15岁狗

灵感来源于自己的梗

私设水银弹会对黑光病毒造成实质性损害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食用愉快

————————————————————————————————————————————————————————————

01.

形似鬼魅的少年背着脏兮兮的背包低着头快速从人群中间穿梭来去的时候雨正从灰暗的天空中下下来,初秋的寒凉中含混着灼热夏日的余威,缓慢地阴燃着成倍增长暴躁。

转过街口前面一个街区那里有人打架。少年掰正头上的棒球帽,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垂下目光去从一家礼品店的橱窗面前走过。他往玻璃窗上瞟了一眼,加快了脚步。

前面有警察设置的路障,桥上发生了车祸。少年扫视了一下周围,轻手轻脚地从警戒线下面钻了过去,一下子就消失在林荫道的阴影里。

雨渐渐下大了,少年钻入一条小巷,在巷子中央他停下脚步来,背包甩到胸前来碰撞外套金属拉链发出微弱的脆响。

“出来。”他头也不回便往身后抛出一句话来,穿透茫茫雨帘如同利剑刺穿隐藏虚伪的幕布,从那被撕裂的水色深处走来一个男人。少年的身体如同猎食动物一样绷紧了肌肉,他仍然没有回头,手伸进背包里握紧了什么东西。

“为什么跟着我。”

男人从牙缝间挤出来一丝嘲笑声:“原来‘狐狸’是个小屁孩儿?”

少年并没有因为这句饱含讽刺意味的话而生气,他淡淡地回答:“你是收尾人雇来的。”

“算是吧。”男人一步一步走近来,运动鞋踏进水坑里激荡起一片涟漪,雨越发下得大了,“其实还有一点好奇……”

“单挑了一个暴走族车队的Aiden·Pearce究竟是什么人?”

他话音刚落就下意识偏了一下头,子弹擦着他的连帽衫帽檐过去。格洛克……这年头的芝加哥流行给小孩子配这种玩具吗?

“反应挺快。”少年(也许现在应当称他为Aiden?)冷笑了一声,他单手握枪扣动扳机,另一只手还在背包里紧紧攥着什么。他往后退了半步,消音器也掩盖不住浓郁的火药味儿和子弹撕裂空气的呼啸音,弹道笔直而角度刁钻,坐实了外人对他“狐狸”的称呼。

狡诈的猎食动物。名字起的不错。

但是男人甚至连动都懒得动一下,子弹打在他身上如同一根利爪戳进橡胶或者棉花之类的东西一样毫无反应。猩红色的血液沿着连帽衫蔓延开来如同天空云层中一闪而过的闪电纹路,他活动了一下身体,骨骼清脆地响起来。

他迈开步子朝着Aiden走过去。

少年显然被他的举动吓住了。但是迷惘在那略带稚气的脸上只出现了一瞬,棒球帽仍然挡住了他的眼睛让男人看不见一点儿可以透露其主人心思的东西。

他蹲下来,一直放在背包里的手终于握着已上膛的枪迅速抽出。而男人在那一瞬间开始奔跑,他的速度快得吓人,瞬间就逼到了少年身前。

枪声响起的时候雷声正好自天穹传到地面来,停在电线上躲雨的乌鸦被雷声(或许是枪声?)惊醒,抖了抖湿漉漉的漆黑羽毛,又把头垂了下去睡着了。

男人的脚步停了下来,Aiden的手在微微颤抖,枪口冒出一缕白烟,弹壳包裹着一大块血肉落在地上,雨水冲刷中那团东西如同被强酸腐蚀了一样发出细密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少年开口了:“他们一个月之前告诉我,从纽约来了一个麻烦角色……”

“他们让我小心,告诉我那个人不能用普通子弹对付,碰上了只能用水银。”

“我知道你……‘乌鸦’。他们这么称呼你不是吗……?Alex·Mercer?”

最后一个音节从他嘴里挤出来的时候Aiden再度扣动扳机,数枚汞弹打穿了男人的身体如同撕裂一块丝绸——但是也许是出于怜悯,他没有打穿男人的心脏——雷声轰鸣,乌鸦从电线上飞起,消失在雨幕中。

“虽然很不愿意这么说……不管你是什么东西,马上从芝加哥消失。”

Aiden拎着背包往后退,同时把手里的芝加哥打字机塞进包里——幸好出门前带了,他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迈开步子快速消失在小巷子的另一端。

雨仍然在下。而男人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蹲下身来,红黑色的触手从他的伤口处生长出来如同流动的铁一样包裹住皮肉,松开来又是一片完好无损的皮肤。

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吃痛的冷笑。

“芝加哥打字机……让懦弱的小狐狸拿这种玩具真是你们的失败啊。”

他仰起头看了一眼仍然在下雨的天空,突然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就在刚才,Alex终于看清了棒球帽下少年的眼睛,那对翠绿色的虹膜色彩如同春天枝头新生的叶片。

而且纵使目光凶狠,那双眼睛仍然清澈如同一片湖泊。

—TBC—

称号都是瞎编的……

就想看小Aiden和Alex打架

打戏一团糟

评论(2)
热度(32)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