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社乱】巧克力,永恒和姜汁汽水

世界末日后的结伴旅行(逃亡?)

ooc注意

永恒那段是记不清出处的引用

灵感来源于铃堡太太的梗题 (lof ID:你的铃堡)

————————————————————————————————————————————————————————————

吉普车奔驰在荒原中细如一条被晒干的黑蛇尸体的公路上,如电影镜头一般随着行驶而切进视野的是蓝色如同潮水层层漫涨的天空,似乎在视野尽头与天空分离开来的黄色土地,苍绿色的仙人掌绊住成团随风爬行的飞蓬,他们偶尔甚至听得见从天空深处传来的遥遥鹰鸣。

江户川乱步收回目光,伸出他苍白的手指到车载CD盘底下的小抽屉里找出一块锡纸包装的巧克力来。他小心翼翼地剥开被融化的巧克力黏住的有着金属光泽的纸片,露出色泽诱人的内核来。

福泽谕吉瞟了一眼少年,又扭过头望着前方,公路似乎无穷无尽。他们像是开车飞驰在通往永恒的路上,笔直驶向世界的尽头。

“在北方的北方有一座钻石山,它高一千个千米,每隔一万年,就会有一只小鸟飞到山顶上磨它的喙,当这座山被磨平,才过去了一个永恒。”

他想起来这段语焉不详的段落,就像藏在精致洁白书页中一枚先知涅槃时落下的羽毛,或者是某个后人拙劣的梦呓。

乱步已经吃完了一块巧克力,正在烦躁地把锡箔纸折叠起来又展开,他的目光再次投向窗外。

“福泽先生,前面大概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加油站哦。”他突然这么说,同时将目光从车窗外的风景处再一次收回来,并且烦躁地一下子把手里的锡箔纸揉成撕都撕不开的硬邦邦的团。

福泽再次瞄了他一眼,一脚踩下油门,发动机轰鸣着嘶吼起来,一片不留地将荒原上的死寂扯碎,像是一只困兽哀嚎着,头也不回地冲向死亡的深渊。

最终他们在天空下显得又孤独又渺小的加油站前停下车来,乱步比福泽先一步跳下车去,深深呼吸着灼热的似乎要烧穿人肺叶的空气就好像一个从海底被捞上来的溺水者。

福泽想要伸出手去抓住乱步的手腕,但是下一刻还是收回了手叮嘱他不要跑太远。

他找到了自助加油器的时候乱步从停电的超市里拿出来两块三明治,索性还没过保质期,他们拆开包装袋咀嚼着口味尚可的培根和面包,再后来福泽眼睁睁看着乱步往车的后座放了几罐可乐和晶莹剔透的玻璃瓶装的姜汁汽水。

“乱步。”他试图和被自己惯得恣意妄为的少年讲道理,“长途旅行中喝汽水只会让你越来越渴。”

“我知道啊。”少年的声音清脆,在柏油马路上升腾起的滚滚热浪中几乎被扭曲了形状。“但是——”

他高高地把手举起来好让福泽看到手里的旅行册上附带的地图。“地图上面说我们就快到海边了。”

他的绿色眼睛在金黄色的,粘稠如蜂蜜的阳光下猫儿一样迷人地闪闪发光起来:“等我们到了海边……”

于是福泽不再说什么了,他再一次回想起那段语焉不详的话起来,永恒是一只鸟儿在钻石上打磨喙到钻石消亡的时间。

他们重新坐上车。

“乱步。”福泽再次开口。

少年在皮质座位上扣好安全带,扭过头来望着他。福泽缓慢而轻巧地低下头去,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柔软的吻。

—fin—

评论(2)
热度(30)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