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原创】真空袋,超市购物车和外太空

学校社团作品发上来混更_(:з)∠)_

————————————————————————————————————————————————————————————

“为什么我们不在网上把一切东西都买好?”

平松这么喃喃着在超市嘈杂的广播声里抱怨的时候秋原正在伸长手臂去拿货架高处的一袋火锅底料。虽然周围很吵但是她还是听见了,并且把另一只手里购物车的扶手递了过去。

“因为你缺乏锻炼。”她这么说,“而且谁也不能确保网购的安全性。”

她过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应,于是在一堆色彩斑斓的包装袋中间挑出一个印象中平松最喜欢的拿在手里扭过头去看,女孩在货架的尽头抬起头来专心致志地看高处的什么东西,白炽灯的光彩从头顶倾泻而下,她瘦削的从加绒连帽衫袖子那里露出来的手腕上,线条粗放的潜水表似乎正在闪闪发光。

现在是20:15。秋原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得出结论。

她朝着平松走过去,发现她目光空泛且漫无目的地在温暖过度的空气中四处逡巡,显示降价的明黄色塑料牌悬挂在她们的头顶,广播的声音回荡着,有那么一个瞬间秋原以为自己身处外太空,巨大的宇宙垃圾混合着无数陨石碎片在她们几步之遥的地方无声地碰撞膨胀碎裂。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平松很快回过神来:“啊你买完了?”

“你在看什么?”秋原顺着平松一下子找到焦点的目光试图在货架上找到点儿什么值得她们停留目光的东西,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什么都没看。”平松的声音很轻,就好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样,“我在发呆。”她话音刚落脸上就露出了一种恍惚的表情,秋原不得不伸出手去掰开她僵硬地捏着购物车扶手的苍白手指:“你应该专心一点。”

平松回过神来。于是她们穿过空荡荡的超市走廊,这里虽然无时无刻都有电子音的喇叭在播放着折扣消息,人却少得可怜,她们在巧克力货柜面前停下来的时候平松下意识去伸手拿新上的巧克力,秋原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口。太安静了,她这么想,就好像是那种缓慢挤压你的大脑的……

“塑料袋。”平松突然说,“就像塑料袋……不对……”

“真空袋。”

“对,真空袋。”

这种对话就好像方便面一样没有营养。秋原想,她仔细审视了一下平松拿在手里端详的巧克力,太妃糖味道的?抹茶?酸奶夹心?

都不是。她根据记忆中同款巧克力的包装在脑海里一一否定那些选项。

“你喜欢吃什么味道的?”平松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的时候她几乎吓了一跳,当发现女孩是在很认真地问她的时候她也很认真地想了一下:“牛奶?”

平松立刻把手里的巧克力扔进了购物车,那上面的奶瓶子图案在秋原眼前一闪而过。“那就行了。”她好像刚刚完成了一件什么大事一样,虽然表情僵硬得让秋原回想起她不久前的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发表演讲的时候的样子。

白炽灯惨白的灯光从她们头顶倾泻下来,如同在枯白树皮上缓缓渗落下来的无色胶水。

“我在想社团作品怎么写。”她们又在迷茫的沉默中沉溺了一会儿平松说。

“那你想出来了吗?”秋原好像在没有重力的世界里突然被平松的声音召唤着找到了平衡感一样轻声发问。

“啊。”平松说,“两个人在超市里买东西。”

轻轻的笑声响起来的时候秋原才意识到那是自己在微笑。“然后呢?”

“那是一个墙上镶嵌着玻璃的超市,透过玻璃看得到外面是荒芜的太空,巨龙在黑暗中展开带有骨刺的双翼,睁开熔化金子的黄金瞳朝着这个方向嘶吼,但是没有声音传过来。还有仿佛在黏稠液体中缓缓飘动的太空船残骸和陨石碎片……”

“听起来有点像卡夫卡,阿西莫夫和托尔金的混合体。”秋原评价道,“我是说就构思元素而言。”

她们在货架与货架之间再次穿梭起来,偶尔与一些其他的什么人擦肩而过。平松时不时陷入沉思,秋原放缓脚步再次在某个摆放着酒品的货柜之前停了下来。

“你想喝酒吗?”

“不。”

再次走动起来。

终于在棉花糖专柜面前停下来的时候平松再一次地主动开口:“那两个人。我是说在超市里买东西的那两个人。”

“恩。”秋原把头往她所在的方向偏转了一定角度以证明自己再认真听。棉花糖买回去烤了吃味道怎么样呢?夹心的还是不夹心的?

“他们周围有无数的兽头人在穿梭来穿梭去,周围看起来像是末日之后的一部悲惨默剧,超市的喇叭一直在播放着破碎的电子音,有的时候是舒伯特有的时候是莫扎特,有的时候是小提琴有的时候是手风琴,但是不管是什么都混杂着金属粒一样的电子声音,在这个外面是黑暗外太空的地方孤独地出声。”

秋原在她话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的时候选定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灵巧地伸出手去把质地柔软的塑料袋拿下来放进购物车里,她没去看平松都知道她在发呆。

但是当她转过头去看平松的时候,发现对方正在看自己,和自己色彩相同的眼珠中折射出白炽灯光芒里混合着的流光溢彩,她找到了焦点,那个焦点里倒映出秋原的面孔。

“我在想……”秋原不由自主的说,“如果那两个在兽头人群中购物的人转过头对视的话……”

“你也应该去当个小说家。”平松露出了一个她走进超市以后的第一个微笑,“如果他们对视的话,会有多大概率在那一瞬间坠入爱河?”

“这个问题应该被归类到王尔德那一边去。”秋原感觉到自己微笑了起来,真空的宇宙中涌入了一丝可供肺叶呼吸的氧气。

“你会把接吻这个元素写进作品里去吗?”秋原微微低下头去发问。

“看我心情。”

她们在货架面前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在这一刻她们都听见了那头在黑暗太空中睁开眼睛的巨龙微弱的嘶吼声和兽头人轻如白额雁羽毛的呼吸声。不管是玻璃墙内还是玻璃墙外,都传来了混合着金属颗粒的莫扎特钢琴曲声。

—FIN—

评论(5)
热度(9)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