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smoke/mute】饭点儿的快餐店冒险

由于个人问题,昨天发表的时候没有发全文,现已补正

ABO新药试用装

无限私设和妄想

气味阻隔剂(scent blocker):一种新兴生物制剂,副作用相对抑制剂较小,不会干扰激素的正常分泌,只会让味道无法散播出去。一旦阻隔剂因为药物失效,omega会迅速散发味道。
(以上科普来自wb@游荡的法师)

另:smk的单人tag好像被屏蔽了,什么都看不到,所以改成打总tag

——————————————————————————————————————————————————————————————————

詹姆斯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评价说他穿的还是不够多。马克因此感觉到轻微的恼怒,他不怕冷,更不用说其实现在这个时候还没到深冬(詹姆斯反驳他,说已经下过一场雪了,而且现在走在街上的人也都裹得像蛋卷)而且今天艳阳高照(或许是他有点儿夸张)……

总之,他还没来得及把反对的话说出口,詹姆斯就已经从自己身上把那条围巾扯下来,往他脖子上绕,并且自认为好看地想要打个结。

“詹姆斯。”马克皱起眉毛,把自己的脸从围巾里扒拉出来,“我不认为就算我的发情期快到了——”

“但是你的信息素是从脖子上散出来的,马克。”詹姆斯打断他,“我们过会儿还得去吃饭,我不认为在快餐店里发情这个险值得冒。”

他最后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马克自己也认可这个说法……虽然他自己还是觉得穿的这么厚有点儿过分,但是至少当他们走进公寓楼下的人满为患的快餐店里时,他没有把那条打了一个很丑的结的围巾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来。

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午饭时间快餐店里人多得几乎迈不开步子。马克可以闻到混合在空气中的信息素,有那么一会儿他恍惚地以为自己身处跳蚤市场。詹姆斯紧紧抓住他的手,他们站到一个不那么拥挤的地方排队。

“你想吃什么?”他听见alpha低声问,脑子里想的却是过会儿怎么找个地方把外套脱了——最好连着里面的连帽衫一起——纯粹的热感从他身体深处蒸腾出来。他深呼吸了一次:“随便,只要能带到楼上去。”

“詹姆斯,我觉得我穿这么厚就是在把‘我是个发情期的omega’写在脸上。”他最后还是说,忍不住扯松了一点儿围巾想多呼吸一口温热的空气。发情期此刻还没有到来,马克庆幸现在自己闻起来应该和beta没什么区别,但是在周围人异样的眼光里,他可以隐约猜到自己穿得过厚又不肯脱站在人群里是多显眼——通常只有没喷中和剂的发情omega,重感冒病人和傻逼才会这么穿,而他现在觉得自己几乎可以和第一种用黑色记号笔画个等号。

“我把药都放在家里了……我们再等十分钟,就十分钟。”詹姆斯想要笨拙地安慰他,但是这并不起效。马克一开始只觉得有点儿热,过了一会儿就感觉自己简直是就坐在桑拿房里——谢天谢地他还是不是特别讨厌那个鬼地方——然后他开始冒汗,漂浮在空气中的信息素似乎受热膨胀起来,附着在他的皮肤上令人相当不适。

他伸手悄悄拉开了外套拉链,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站到了柜台前面,詹姆斯迅速点了东西,正在等待收银员找钱。马克猜他没听到拉链拉开的声音,于是伸手想要摘下围巾。

“马克,适可而止。”詹姆斯说。

他只好停下来,像个被老师抓到作弊的学生。他感觉到汗水正在浸透穿在最里面的T恤,让后者黏在自己背上。而周围的信息素这个时候好像变得具有侵略性起来——

马克突然伸手抓住了詹姆斯的外套,男人一惊,有点儿紧张地转过来盯着他看:“你最好别告诉我——”

他的回应是点了一下头,同时觉得尴尬得要命,似乎全世界此时都在盯着他们俩看。

他还是发情了,就在现在,在拥挤的快餐店柜台前。

“你感觉还好吗?”他听见詹姆斯低声问他。
“我——”马克把中心往前移,几乎贴在詹姆斯身上,alpha的信息素缓慢地释放出来,好歹给了他一点安全感。他咬咬牙,又把外套拉链拉到最上面,现在他感觉更热了——这下子是环境和身体一起发热。

詹姆斯又把手伸过来,安抚性地抓住他的手摸鼓起的指关节:“我为什么没有闻到味道?你是不是用了什么药?”

“气味阻隔剂。”马克把有点儿发软的身体完全贴在他身上,看着詹姆斯伸手接过装着食物的纸袋子,“我出门前就打了一针……但是我也是第一次用这个。”

詹姆斯的眼神又像是在赞赏他又像是在谴责他。他抓着他的手匆忙地把他带出快餐店,走上公寓楼梯的时候马克趔趄了一下,差点儿从台阶上滚下去。

“看来它对于抑制发情状态不那么管用?”詹姆斯几乎是把他拽到门口,在他从口袋里摸钥匙开门的时候他们两个就急匆匆地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我现在还是什么都闻不到,马克,这玩意儿药力有多久?”

“它的作用就是让人闻不到气味。”马克喃喃着说,感觉自己像是在踩着棉花走。詹姆斯这个时候终于打开了门,把马克拉进屋里之后转身把他摁在门上一边亲他一边锁门。

“至于它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

上帝啊,现在他终于把围巾和外套全甩到地上去了。马克还没来得及在凉爽的空气里喘口气,就一阵腿软狼狈地滑到地上。詹姆斯闻不到马克的信息素不代表马克也闻不到他的,事实上alpha的气味儿快把他熏晕过去了。詹姆斯把手里夹着的食物袋子往某个角落里一塞,恼怒地想脱掉他的连帽衫。

“你想就在这儿还是到沙发上去?”

根本没有床这个选项。马克从一团浆糊的脑子里挣扎着抽出一点儿精力思考了一下,而后把alpha的外套拉链也一把拉开。他们都有点儿手忙脚乱,但是好歹詹姆斯还比较清醒,他这个时候已经解开了马克的皮带。

“套子和药在哪儿?”马克闭着眼睛喘了一口,低声发问。

“管他妈的。”詹姆斯毫不犹豫地爆了句粗,好像发情的是他而不是马克,“这个药最好马上失效。”

他的手伸到马克汗湿的衣服里,沿着脊柱往下捋着给他顺气,“你现在看起来像块蛋糕,可是闻起来不像。”詹姆斯有点儿失望地补充道。马克没忍住笑了出来:“可能过一会儿就好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詹姆斯就一脸惊喜地凑过来和他接吻,omega的信息素控制不住地从他身上快速分泌出来,马克眯着眼睛闻他们两个人信息素纠缠在一起的味道,感觉自己正在往某个无法控制的边缘倾斜。

“现在你闻起来也像块蛋糕了。”詹姆斯把脸埋进他的脖子里,低声说。

这样孩子气的话再一次逗笑了他们。

—fin—

评论(14)
热度(50)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