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smoke/mute】末世·废土·近未来三十题(15,16)

大家中秋快乐!

我们这儿下雨看不到月亮(。)
————————————————————————————————————————————————————————————
15.夕阳下的厂房废墟

很多年之后当马克·R·钱德尔回想起他的童年,他仅能在脑海里构建出矗立如森林的烟囱,时不时破开灰色云雾显露而出的某一块蓝色的天幕和平原上如同巨大堡垒的机械厂房所构建的画面。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这么高,踮起脚来也只能勉强够到图书馆最上一排的古老书籍。它们页面间夹杂的灰尘的味道经常让他由于不戴口罩而咳嗽起来,有很多次他都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得上肺结核死去——就像他的父母一样。

直到世纪的末尾,在他成年的那一年,仍然有人陆陆续续地去工厂上班,在硕大无朋的机械中间穿梭如同向导鱼紧紧跟随鲨鱼群。居住区里面的孩子们打赌下的注几乎都跟工厂有关,马克属于其中运气比较好的,他只输过一次,得在晚上停工后去休息室里藏一把图钉。

他手背上贴着一片荧光贴纸,摸索着在走廊和管道夹缝里行走,金属的响声空泛地回荡着,似乎有很多人和他一起踩动铁板。图钉在他口袋里,马克时不时因为它们的尖头扎穿裤子刺到自己的大腿而停下来收拾一下。

马克其实不太清楚休息室在哪儿,也不确定会不会有人即使在停工后也留在那里。他唯一明白的一点是,要是被抓到了可能会挨打,而这一认知让他放慢了脚步。

荧光贴纸在他手背上如同一块辐射废料一样散发着暗淡的蓝光,马克漫无目的地在工厂里乱逛,黑暗包裹着他,直到在走廊的尽头传来另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嘿,是不是有人在那儿?有个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来,而后一只电筒的光投向他。天哪。马克完全惊呆了,他僵硬地站在那里,直到对方向着他走过来的时候才转身开始奔跑,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他的腿时不时刺痛起来,黑暗中那些走廊如同迷宫一样延展开来,循环往复永无尽头。

那个人跟在他后面,直到马克最后绝望地钻进两个管道的间隙里试图把自己藏起来。这个空间就算对于他来说也有点儿太小了,他蹲下来恐惧地感觉到口袋里的图钉刺进皮肤里,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喊出声。

脚步声慢慢地走近了,黑暗之中铁板震动的声音割裂黑夜传过来。马克捂住自己手背上的贴纸,因为疼痛而发抖。他能感觉到一个人在他面前蹲下来,一枚荧光贴纸在黑暗中跳跃着朝他靠近。

不要过来。他啜泣着说。那个时候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膝盖,马克往后退,一下子把背后的铁板撞出声来。

嘘,好了,好了,这工厂里面除了我没别人。那个人轻声说,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膝盖。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那是一个青年的声音,马克拼命摇头,瑟缩着微弱地尖叫了一声。

你受伤了吗?那个人慢慢往后退。过来,让我看一看。他轻声说。过来啊,小家伙。马克啜泣着从狭小的空间里挤出来,靠在墙上勉强保持平衡,早就在心里放弃这个赌约了,他把口袋翻出来,图钉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

呃,你带着图钉干什么?青年虽然这么说,但是好像没有想要答案的意思,他在马克面前蹲下来,隔着裤子轻轻碰他的伤口。好像出血了,我带你去休息室处理一下,你还能走吗?

马克冷静下来,他感觉自己被抱起来,青年挂在腰带上的手电筒硌着他的小腿,对方身上有一种奇异的药剂味道。呃,我叫詹姆斯。那个人说。

他想回答,但是因为疼痛而倒抽了一口冷气。

16.坐在巨大雕像肩头的狙击手

你总是不记得开防护场。男人忧心忡忡地帮他摁下一个黄色的按钮,并且补充说这个路段上个月才死了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就是科研院的。如果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他没说下去了,马克调整了一下路线,摸出一条薄荷糖扔给他。要是你能闭嘴看着外面,我们都会很安全,詹姆斯。

禁空区域越来越近,上午刚刚下了一场雨,乌云还没有散去,淤在他们头顶的天穹上。前任领导者的雕像在广场上矗立,曾经它是这片区域的地标,然而现在已经随着时代的更迭而落败了。

詹姆斯嘴里咬着糖还有余力冷笑出声。他给手里的枪上膛后就一直望着窗外,马克踩了油门,景物快速从窗口处掠过如同失灵的手摇式放映机。你对于重启核电站的计划怎么看?研究员突然这么问。

我?雇佣兵仍然望着外面,他的舌头搅动着糖块刮过牙齿发出声音。我看不懂那些东西。他声音含糊地说。马克罕见地笑了一下,他从放映机里摸出来一个U盘,扔到詹姆斯边上去。帮我带到研究所去。年轻人说。

雇佣兵什么都没说,他抓起它来放进自己的口袋。你想干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问。

你知道黑市里面有人挂红贴悬赏要我的命吗,就为了不让核电站重启?马克眯了一下眼睛,好像前面有什么东西很晃眼似的。听说武装局那边丢了一批穿透弹,就是能直接打穿防护场的那批型号。他又说,终于忍不住伸手再次按下那个黄色的按钮,防护场被取消的时候蓝光闪烁,风顺着窗缝灌进来,把他的头发吹到眼睛前面。研究员伸手拨了一下,把它压在耳朵后面。

有个狙击手在雕像上面,你穿防弹服了吗?詹姆斯瞄了他一眼,忍不住开了个玩笑。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你真的是马克·R·钱德尔?

防弹服又不能挡头。马克冷淡地回答他。而且说不定就是遗言了,你也说点儿?他再一次踩下油门,想要加速通过那座雕像。

那你喜欢吃柠檬糖吗?男人调整着自己的角度,他眯起眼睛的时候脸上线条凌厉,像只阴狠的猎食者。盒子里还有一条。

—tbc—

评论(4)
热度(21)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