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smoke/mute】没抹防晒的正午不宜冲浪

点文,给土豆劳斯 @SOLANINE
烂得我自己都不忍心看(跪)

这个结束了一些故事的夏天也终于是正式画上句号了
——————————————————————————————————————————————————————————————————
他们接近午夜才回来,那个时候外面已经很冷了。马克背对着穿衣镜脱下自己的T恤,窗户外面一盏路灯把光芒投进来,他借着灯光看自己白天被晒得通红的背,直到此刻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拒绝防晒油是个愚蠢的决定。

他听见窸窣的脚步声,而后是詹姆斯进门的时候把灯打开的一声脆响,现在他们都能更清楚地看见年轻人肩膀上和背上的晒伤。马克感觉男人脸上的得意都快满出来了,至少对于什么时候应该抹防晒油,对方比他有经验得多。在早上出门前他们为这件事短暂地争吵了一会儿,由现在发生的一切可以清楚推知争吵的结果。

我记得抽屉里应该有药。詹姆斯靠近他,憋着笑伸出手碰他的肩膀。很疼?男人的手指按在皮肤上引起一阵灼烧感,而后才是尖锐的刺痛。

只有一点儿。他这么说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躲闪了一下,引起男人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把药给我,我自己抹。马克回头又看了一眼镜子里自己发红的肩膀,詹姆斯松开手去翻抽屉。

过了几分钟左右,一个铝制软管被塞进他手心里,詹姆斯伸出手强迫马克侧过身面对他。你知道自己做不好的,马克。男人在他们断断续续接吻的间隙低声说,他嘴里还有雪糕根啤清甜的回味。马克立刻就回想起大概只在半个小时之前的酒吧里,男人摇晃着酒杯试图劝他喝下去。只是加了一点奶油的啤酒。他在灯光下眯起眼睛,把那一个大玻璃杯朝着他推过来。尝一尝。

透过酒吧窗户可以看见黑色的海岸线,动态油画般缓慢起伏。而要是现在他看一眼窗户外面,估计只能看见路灯的光芒和色调晦暗的街道。

在酒吧里,马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喝了那杯酒,奶油在金黄的酒液里缓缓融化,甜味混合苦味滚进他的胃里。现在它们在他的身体里发酵,连带着还要早的时候他吃下去的那个草莓冰淇淋一起。马克按着男人的肩膀把他推开,他的舌头舔了一下上颚,随即改变了主意。而詹姆斯还在想怎么说服自己固执的爱人,罕见地忽略了对方有企图的目光。

呃,你可以过会儿再帮我。马克推搡着詹姆斯,突然逼上去把他按在床边上坐下。詹姆斯调整了一下这个让自己觉得不太舒服的坐姿,他轻轻把手掌放在马克肩膀上,随后又滑到他的手臂上握住他的手腕。

有那么一会儿马克觉得他年长的爱人似乎表现得有点儿手足无措,至少他不太清楚应该把手放在哪儿才不会碰到他的伤口。詹姆斯的手指在他的手臂和腰腹徘徊了一会儿,又摸到他脸侧去,它们小心翼翼地避开他被晒伤的肩膀和背部,这种限制条件多少让男人感觉有点儿沮丧。

那么我们现在干什么?詹姆斯微笑起来,他绿色是眼睛里隐藏着暗示性的暖意,近乎纵容地看着马克跨坐在他腿上,不甚熟练地低下头亲吻他的下巴和侧脸。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冲浪。他腾出一只手来抚摸年轻人的脖子,在接吻的时候把他往自己身上按。我还以为你只会划船。

准确地说,我划船很烂。马克低下头去解自己打结打得一团糟的裤腰带,结果差点儿扯成一个死结。他向来不擅长做这种事情,所以花费了过长的时间。

最后他把裤子从自己身上脱下来的时候,詹姆斯已经把润滑和套子捏在手里了,男人的手掌扶在他的后腰上,那里已经被晒出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他帮年轻人把底裤脱下来,按着对方的腰,引导性地帮助他坐稳,不至于掉下去。

明天我可以教你潜水,想试试吗?他突然这么问。

现在别问我这种问题。马克揪住詹姆斯的头发,他的脸颊俯下来贴着男人颈侧的血管,被上涌的热气冲得发红。我喝醉了。他小声说。

他们都喝醉了。

—fin—

评论(11)
热度(24)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