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smoke/mute】熬夜并不适用于所有人

回归傻吊文风
其实是我不适合熬夜,不是smk(不
极度妄想状态下写出来的东西,谨慎食用
——————————————————————————————————————————————————————————————

“你应该现在去睡觉。”

太令人惊讶了,竟然是马克首先开口说话打破两个人之间的沉默。詹姆斯勉强睁开眼睛看他,而后试图艰难地摆正自己的位置,他把脑袋从马克肩膀上挪开,最后坐直。

垫在马克盘起来的腿上的笔记本屏幕仍然明亮,显示时间的数字跳动了一下,宣告凌晨三点的来临。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推门进来该多惊悚,马克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个念头,然而紧接着又被他匆匆抹去。他听见詹姆斯打了个哈欠,头沉重地磕在自己肩膀上,而后再次疲惫地重复之前的动作。

他到底想干什么?马克必须得承认自己常常想不通这个问题,不管是他们俩刚开始交往的时候,还是此时此刻。

SAS里不止他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这很明显,詹姆斯经常顺着自己的心意做事,让大家都迷惑不解,所幸他性格还算可控,至少不会违反规矩,从某种方面来说真是谢天谢地。

然而对于马克而言,男朋友的这种性格只会让他在双方的交往过程中更加茫然……或者说近乎纵容地放任詹姆斯做任何他乐意去做的事儿。

但是比如说像现在这样……和自己一起熬夜?

这个举动听起来傻透了。但是尽管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在十一点詹姆斯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马克并没有把他赶走。

好吧,现在他有点儿后悔了。

詹姆斯熬夜之后第二天的状态和死狗无异,毫无疑问明天——不,现在已经是今天了——的训练中所有人都会抱怨他的心不在焉和失准率。而他也一定会在休息的间隙在角落里抓住自己并且抱着打瞌睡,鬼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搞到一起后詹姆斯就很喜欢抱着自己的男朋友睡觉——

——“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了。”这是他的解释,如果忽略眼睛里让马克感到不适的柔情……这个回答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马克回到现实中来,因为詹姆斯把脸贴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他一口。

“我可以等到你把工作做完去睡觉。”詹姆斯睡意沉重地说,还自以为温柔地把笔记本屏幕折后一点,“我是说,我们两个一起。”

马克瞟了一眼屏幕,在心里暗暗否定他的说法:“那你会猝死。”

“我们可以试试。”詹姆斯说,“我觉得你肯定会现在就去睡觉,避免让我猝死的对吧?”

马克终于反应过来詹姆斯是在要求他去睡觉,可惜在他脑子里工作永远排在首位——如果你监视过英国黑客群体的话,你也会这么想的,他们的作息时间总是变幻莫测,简直可以和詹姆斯的大脑回路相媲美。

而且在这件事情中,马克想,成为最大变量的是,爱情几乎没有让他自己聪明的脑袋出现一点儿差错,却让詹姆斯同样聪明的脑袋出了大乱子——它变得有更多奇特的冲动想法了。

现在不知道谁才是那个蠢货了,马克差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翻白眼。他想也许在詹姆斯眼里这样做很刺激——毕竟他一直都是以这个为行动准则的——或者能让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一步,但是,看在上帝的份儿上,真是太蠢了。

他沉默地按动键盘,结果差点儿第一步就走错,与此同时詹姆斯的脑袋第三次砸在他肩膀上。马克一面等待着对方重新清醒过来,一面勉强集中精神看电脑屏幕,准备将自己的演算再来一遍。

结果没有,半个小时之后他才终于意识到詹姆斯睡着了。士兵呼吸均匀平稳,背靠在墙上,脑袋则靠在他肩膀上,脸上还保持着一种几乎茫然的呆滞神情——这神情可不多见,但是马克没有施以过多的注意,他沉默地转头凝视着自己的男朋友,过了三十秒之后伸手合上笔记本。

四周黑暗下来,马克在黑暗中倾听了一会儿詹姆斯的呼吸声,开始思考怎么在不吵醒他的情况下把对方放倒在地上。

他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并且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开始神游。

毯子应该在床上,但是马克对于地板上可能有的别的什么东西毫无印象。一片黑暗中好像只有詹姆斯的呼吸声和他自己的心跳存在着,它们跳动的频率并不相同,在马克耳中被无限放大。

就好像地球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一样。马克这么想,可能熬夜这件事儿也不太适合我。

他闭上眼睛,一面心想明天肯定会腰酸背痛地从地板上坐起来,一面缓缓沉入梦境。

—fin—

评论(6)
热度(76)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