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2019高考闭关长弧】
有事请尽量私信


爱好爬墙,文笔低劣
脾气很差,不擅聊天
发博随缘,洁癖较重

【smoke/mute】暗光

彩六试水
擦边NC-17注意
严重妄想状态下的smk和mute
谨慎阅读
——————————————————————————————————————————————————————————————
马克自认为是一个习惯独自幕后工作的人。

在加入SAS之前他已经习惯于在长时间面对电脑屏幕上跳动变化的代码,根据自己手中掌控的情报决定下一步该做什么。他精于此道,如同牌桌上的老手,他的对手换了又换,常常不止一个,每一个都在虚拟网络的面具后微笑。

成年之前和除了电子设备以外的东西待在一起的记忆实在乏善可陈,马克无意对它们施以注意,他更倾向于在别人聚会的时候自己在显示屏面前做点儿实际活儿。这不可避免地为他的人生带来缺失,但是马克不在乎。

在他眼中,这样在幕后行走的单人生活可以一直持续到死亡来临……但是出人意料,詹姆斯比死亡早一步到来到他面前,打破了他与孤独的持久共事。

有一次在仓库里,他站在马克背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沉默着凝视他的电脑屏幕,直到马克忍无可忍地转过头。

“你有什么事吗?”他尽力保持平静,语气中透露出连续熬夜后的深深疲倦。

“我只是觉得你该休息一会儿。”詹姆斯耸耸肩,递来一杯速溶咖啡,马克皱着眉头接过来之后就随手放在一边,直到它冷透也没有喝一口——他对于咖啡和红茶总是保持着近乎刻板的挑剔,可惜SAS并没有顶级咖啡机的配备。

还有一次,他像过去一样摇头拒绝了聚会活动之后,詹姆斯仍然拿着那张充作邀请函的简陋小卡片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这一次他很忙,而且耐心很快用光,直接将男人赶出了门。

“你要是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宿舍里不如去喝酒。”这可能是马克自觉能说出的最幽默的话了,他很快回到电脑面前,根本不知道男人在门外犹豫了半个小时才走——这事儿后来詹姆斯自己说漏了嘴,不过那个时候他们俩已经搞到一起去了,那一点儿历史上的不愉快无伤大雅。

那个时候的马克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也懒得关心这种在他自己认知中会叫人变得软弱的情感。他喜欢机器,机器不会说谎,也不会像詹姆斯一样有奇特的幽默感——尽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时候也会因为那种幽默感而平静下来。

※※※

“你在发呆。”詹姆斯的气息喷在他耳边,直接戳破了他的走神状态。马克有点儿恼怒地偏过头躲开他的亲吻,詹姆斯似乎笑了一下,贴着他的脖子试探性地向下。这种感觉不算太差,而且马克不想做那个扫兴的人,他放缓呼吸,尝试着做一点表示。

他伸出手去摩挲詹姆斯的脸,然后是肩膀和腰。

“哦。”詹姆斯的幽默感有的时候让马克感到厌烦,有的时候又让他非常欣赏——不过绝对不是现在,“干得好,现在你抓住我的衣服了。”

“闭嘴,詹姆斯。”马克小声说,房间里一片黑暗,隐约可以通过隔音效果不好的墙壁听到隔壁过圣诞节的人们碰酒瓶子的声音。他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坐在圣诞树前面拆礼物盒时父母期待的样子,也许他们希望自己拿到礼物时至少表现得开心一点儿,但是他让他们失望了,一次又一次。

他松开手,紧接着又接近慌乱地去抱詹姆斯的肩膀。晦暗不明的局势让马克不知道把自己的手和身体往哪儿搁,脑子里面不断地涌上来看过的小说和电影的情节,可是他是个拙劣的模仿者。最要命的是,他的心命令他继续做出堪称越界的尝试。

“嘘,放松,马克。”男人的声音近乎气声,不断在他的耳边响起,直飘荡到脑子里面去,“别那么紧张。”

“我说了,闭嘴。”他恼怒地想要首先扯掉自己的裤子或者转过身去趴在床上,但是……该死的,詹姆斯显然想让他们俩第一次上床变成一次浪漫的回忆,他表现得和平常完全不一样,这一点让马克倍感陌生。

“你要是动作不快点儿……就让我来。”他卡壳了半天才说出这句话,同时烦恼地将男人搁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推开。

詹姆斯努力憋住一声笑,终于放弃扮演完美情人的角色,他手法娴熟地把马克的裤子扒下来,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嘲弄神色——让你来?你会吗?

其实他也不想把这种气氛搞得稀碎,但是他常常不清楚马克在想什么。士兵在队伍中总是表现得沉默寡言不近人情,他无法从对方一贯沉默的眼神和总是略微格式化的动作中揣测出对方的心意。

所幸马克并没有发现他的走神,而且之后一切都中了魔法一样变得异常顺利起来——当然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最终放弃了做出亲密的表示,沉默着用手挡住眼睛放任詹姆斯掌握主动权。

隔壁的欢呼声和酒瓶碰撞的声音仍然断断续续地传过来。马克低声说些听不清楚的话,时不时因为被刺激到要命的地方而克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詹姆斯拿开他的手按在床单上,俯下身去细碎地吻他,一次次按住士兵的腰把人摆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上去。

马克在欲望到达顶点的时候似乎听见詹姆斯说了一句什么,他紧张地在黑暗中摸索着抓住男人的手,两个人交换了一个亲密的吻。

似乎有很长的时间过去,他的心中缓慢地涌出一种自己都不明白的感情,马克闭上眼睛,花了一点儿时间回忆詹姆斯刚刚说了什么。

他是不是说“我爱你”?

“詹姆斯……”马克喊了这个名字才意识到自己难以提出这个问题,但是詹姆斯已经听见了。他能感觉到男人凑到自己脑袋边上,平静地等待着他把话说完。

在此刻,他的心跳声盖过了隔壁的吵闹声——那帮人究竟在干什么?马克不满地这样想到。

“我想我可能喜欢你,詹姆斯。”他脱口而出,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我——”他本想补救一句,随即感觉到詹姆斯的身体在自己身边因为吃惊而僵硬。

希望这样说是正确的,他的脑子里不断回忆起圣诞树旁父母不甚清晰的神情来,詹姆斯是不是和他们一样期待着自己做点儿什么?

他不知道,但是想试一试。

詹姆斯突然伸出手来紧紧抱住他。“我非常,非常高兴听见你这么说。”他低声告诉马克。

你这个样子像个蠢货,詹姆斯。马克毫不犹豫地这么想,但是他没说出口。

这个时候,他听见詹姆斯又把刚才那句他没听清楚的话说了一遍,这一场景与他青少年时期看过的书和电影的许多场景不谋而合。

“我爱你,马克。”

我的父母也这么对我说,说过很多遍。马克迷惑地想,可是詹姆斯说出这句话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午夜在这个时候来临,隔壁传来包装纸被撕开的响声。可能这就是我今年的圣诞礼物了,一个男朋友……这样称呼詹姆斯对吗?马克想,怀揣着自己都不明白的愉快心情,他和詹姆斯在乱糟糟的床上,在圣诞午夜的黑暗中,再一次交换了一个吻。

—fin—

评论(15)
热度(71)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