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病毒狗】如何与神秘生物搞好关系

@空巢老人阿伏
说好给您的文
写得挺仓促……非常抱歉!!!
——————————————————————————————————————————————————————
[文洛:龙类亚种,头小而无眼,鳞片多为青色或红色,尾骨细长,末端尖锐长有彩色羽毛。感知力极强,适用于极地探测项目及高空救援,尾羽打湿会迷失方向,普遍性格温顺,但是怀孕的雌性攻击性和警惕性极强,幼崽期极其惧怕寒冷,应加以注意。
——《极地观测员注意事项》]

如果现在有人向Aiden递出一份问卷,询问他心中伴侣的缺点。他会毫不犹豫地写上一连串诸如“自以为是”“傲慢”等性质恶劣的词汇,而后在问卷的狭窄角落里用尽量潦草且细小的字迹慎而又慎地补上“手指寒冷”这一点。

此刻他吊在悬崖边,狂风季的风来自冰原尽头的深渊,裹着刀子一样在暴露在防护服外面的皮肤上割。

无线电频道里同样狂风呼啸,夹杂着某个人含混不清的声音。

“我现在够着它了……”

Aiden爆粗的话被淹没在狂风中,他又下放了三米左右,终于在岩壁凸起处看见了一个穿着亮色冲锋衣的人,耳机里那个喋喋不休的声音还在继续,夹杂着生物尖锐的哀鸣声。

“你能闭嘴吗!?”他大声吼了一句,感觉自己的声音刚出口就被狂风堵回到喉咙里去,那个人转过头来,眯着眼睛看向吊在悬崖上的他。

“……”

他能听得见才是真的见鬼。Aiden在腰间够到绑带扔过去,打手势让那个人捆在自己腰上。那个人手里抱着一只血淋淋的生物,后者正挣扎着想要展开被羊水黏住的翅膀,细长的尾巴直接拖在地上,还在往悬崖下滴血。

“不要用你的手碰它!Alex!”他大声地喊,“你的手太冷了!”

令人惊讶,对方居然听见了。Aiden看着他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掏口袋里的手套,再套到自己的手上去,那只幼崽不断发出尖锐的嘶鸣声,那声音很快被撕碎在风里。

Aiden呼出一口气,眯着眼睛开始寻找接近那块岩壁的路径。

“那个时候你跟我说了什么?”

他擦着头发问坐在壁炉前面的男人,后者裹着毯子神色认真地在手机上看惊悚小说,耳机质量奇差,他都可以听见里面的摇滚乐声音。

于是Aiden伸手按在Alex肩膀上,给对方留足反应时间之后一把扯掉了耳机。

“该你洗了。”

男人转动了一下他那双在炉火映照下宝石般闪闪发光的蓝眼珠,而后伸出冰冷的手指碰了碰Aiden的脸颊,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毯子。

“我当时想跟你说悬崖上太冷了。”

确实是太冷了——不过不是狂风呼啸的悬崖下头,而是你的手。

Aiden皱着眉头把他的手拨开。男人放缓呼吸凑近过来,他冰冷的手指扣着Aiden的脖子往下滑,几乎要扯开他的领口。

他们在木柴烧得噼啪作响的壁炉面前接吻,几乎差一点儿就滚到床上去——是真的只差一点儿。Aiden按住男人往他裤腰带上面伸的手,色厉内苒地警告他去洗澡。

把人赶进浴室之后他坐在电脑面前写报告,标题下一行光标不住闪烁着,他在脑子里斗争了半天,也没好意思把“补给员因为惹怒了怀孕的雌性文洛导致其提前分娩,还被甩到悬崖下面去”这一句写上。

因暴风而迷失方向的极地探险队成员在隔壁,他猜那帮年轻人也被今天的事儿吓傻了——队伍里那只已经临盆的文洛嘶吼着往悬崖边退,扇动翅膀想要飞起来,Alex想要让它镇定下来,结果却被一尾巴扫下了悬崖,而后幼崽也跟着出生,跟着男人一起掉了下去。

不过,虽然想了很多,他一个字儿都没写上去。Alex洗完坐到他身边来的时候页面仍然是一片空白。

“那只文洛和它的幼崽直到狂风季结束都会一直在这儿。”Aiden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说,“我们又多了一个活儿。”

“我很抱歉。”Alex眨眨眼睛,“那只文洛还好吗?”

“好得不能再好了,除了幼崽受惊过度和母亲的精神紧张。”Aiden试图让他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它们还是幼崽的时候很怕冷,我好像告诉过你没带手套不要碰它们……”

“风太大了。”Alex面不改色,“你也知道我不习惯在安抚他们的时候戴手套。”他凑过来讨吻,脸上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像个任性的大男孩儿,又像是被训斥的雪橇犬。

Aiden试图往后退,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伸出手把电脑关掉,Alex冰冷的手不知死活地伸到他衣服里面,蓝色的眼珠深深地藏着混合着笑意的歉意。

“我猜,你当时很担心我。”

好吧。Aiden心想,我投降,让报告见鬼去吧。

—FIN—

评论(2)
热度(45)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