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病毒狗】共感病征

哨向pa
注意是向哨配对
一时爽文
ooc全是我的
——————————————————————————————————————————————————————

1.

“Aiden·Pearce?”护士走进等待室喊他的名字,Aiden感觉到周围有几个人从报纸或者杂志背后抬头看自己,这种感觉令人不快。他怀揣着这种感觉在医生面前坐下。

“Pearce。”医生透过薄薄的镜片注视着他绿色的眼珠,“真难得见到你来看医生。”

这是出于礼节的寒暄。Aiden局促地拢起手指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记忆中少有除了例行检查之外看医生的经历,甚至可以直接回溯到十六岁觉醒之前去。

“你可以把屏障撤掉,诊疗室是特制的。”

他真想同意。

“这正是我来的原因。”Aiden试图找到一个恰当的形容在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

“呃……我的感知度变高了。”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白噪音现在对于我来说和普通的声音没有区别。”

“虽然很不常见,但是你的结合热快要来了,这是正常现象。”医生靠在椅子上,“去塔里拿小白片儿吧……或者说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向导?”

“但是,医生。”Aiden艰难地在自己崭新的棉质衬衫里扭动了一下——他已经努力尝试着去忍受它了——而后听见自己充满疑虑的声音:

“我有时会和我的向导拥有同样的感知,在我们不在一起的某些情况下。”

“既然这样……那你的向导在哪里?”医生扶了一下眼睛,“你们两个应该一起进来检查。”

“他在安全屋里。”Aiden撒了个谎,“他并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那么明天带上他。”医生轻飘飘的声音如同一片雪花落下,“你感觉还好吗?如果感觉有失控的趋势就去拿小白片备用。”

Aiden点点头,目光投向医生身后。

“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他说着,“那是什么花?”

医生扭过头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身后,随即脸色微妙地回过头来。

“Pearce先生,诊疗室里面没有花……你真的感觉还好吗?”

2.

“我猜……你也许喜欢花?”

Alex坐在副驾驶上神态轻松地回应他质疑的目光,一束紫罗兰放在车前,与城市春天的背景巧妙地契合起来。

“斯曼德医生差点儿直接把我送去静音室。”

“可以猜到。”蓝眼珠的男人看着他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他有提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吗?”

Aiden只想尽快忘掉刚刚他在诊疗室里遭受的一切——医生用警惕而关切的眼神看他,好像生怕他会突然发起攻击一样。而他装作没看见那令他感到不舒服的目光,用自己最有礼貌最有教养的方式告辞。

他现在肯定自己打心眼儿里讨厌医院。

发动汽车的时候,他还听见Alex凑过来,向导的精神线开始暗示性地向他的精神线发出邀请。

“那你打算怎么办?这么一直通过我的眼睛看世界直到死?”

“真是深情的告白啊,Alex,把你的精神线收回去。”

向导识趣地缩回副驾驶,忍不住伸手去揪了一片紫罗兰的花瓣。

Aiden立刻在路口停下车,作势要把花扔进垃圾桶。

“你讨厌花?”

“这花是你买的。”Aiden咬着牙再次发动汽车,紫罗兰的香气使他感到不舒服,“你自己处理。”

结果是,那束花被Alex插进了厨房里一个没来得及扔掉的酒瓶子里。

“Aiden,如果你这么一直拒绝我的精神疏导,你会过载的。”他说。

Aiden在沙发上翻了一页文件,金色眼珠的猞猁懒洋洋地枕着他的大腿,时不时眯着眼睛往那束花上望一眼。

“你的精神向导喜欢我带的花。”

“滚。”

3.

其实不是Alex故意要讨人嫌的。

哨兵的长夜期伴随着结合热,在五感被锐化到使人迷失其中的时候,他们比摇篮里刚出生的婴儿还要脆弱敏感,只有向导的精神梳理才能够帮助他们平静下来。Aiden当然清楚自己在长夜期将至的时候拒绝向导的精神梳理意味着什么,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拿了作为替代品的小白片,转头就让Alex滚蛋。

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向导将长夜期将至的征兆表露无遗。猞猁非常亢奋,甚至开始在Alex腿边转圈。

“Aiden,你的小家伙想吃我的手机。”

“那就让它吃,我回头再拷贝一份数据。”Aiden感觉到自己的冷汗浸透了衣服开始缓慢外渗,柔软的棉质布料好像长了刺,他换了个姿势,感觉到猞猁毛茸茸的头蹭过他的掌心。

“Alex,把你的手从它头上拿开。”

他没有得到玩笑式的回应,随即身边的沙发垫凹陷下去,他闭着眼睛都知道那肯定不是自己的精神向导。

“Aiden,你看起来好像在发烧。”Alex的声音似乎就贴着他的耳朵响起来,“精神疏导对我们两个人都有好处。”

Aiden差点儿忘了,Alex不仅仅是个向导,而且意义更深……

——他的专属向导。

他知道Alex的耐心被自己扩散开的情绪折磨得快见底了,但是男人仍然轻声地用语言安抚他,上帝,他们之间甚至没有一丁点儿肢体接触。

“你得承认,这个时候你知道你需要我帮忙……”Alex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是细微的气音,在Aiden脑子里却如同雷鸣回荡。

Aiden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这巨大而嘈杂的声响中将文件撕成了碎片,他能感受到的东西在此刻异乎寻常地扩大细微化,甚至连空气中飞舞的灰尘似乎都生长出锋利的结晶来刺痛他的神经。

在感知被外界掌握的时刻,他感觉到自己本身的存在在这庞大嘈杂拥挤的世界里,被慢慢稀释开来。

Aiden咬着牙,对身边一脸期待的男人下了严苛的指令。

“滚。”

4.

他从口袋里翻出药片艰难地吞下,Alex坐在餐桌边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而他的精神向导蜷缩在精神海里,对于主人的限制感到恼怒。

这样的僵持使他感觉心理压力倍增。因此抢在Alex开口试图说服他之前,Aiden就甩上了卧室的门。

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动作迅速感到一丝宽慰,就砸进被子里几乎是无意识地睡着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拒绝专属向导的精神梳理,除非这个哨兵不想活了。

事实是,他们上个星期刚刚因为一点儿小事吵架,Aiden已经记不清楚争执的起因,但是Alex肯定和他一样忘记了。

总之,他唯一清楚的是这场争执的结局——Alex耸耸肩摔门出去,他坐到电脑桌前打开没写完的报告,拉开冷战的序幕。

他醒来在凌晨三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长夜期如约来临,哨兵长长地叹息一声,在脑中试图唤起精神向导的回音。

收效甚微。

他艰难地操纵手指去拿小白片,在过于精细的反馈中勉强分辨自己是不是拿对了东西。Aiden有一种自己正在水中缓慢下沉的错觉,他可以感受到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这些反馈正在逐渐淹没他自己。

Aiden违反说明书把剩下的药全部生吞下去,感官被压抑被收缩的感觉并不好受,他翻了个身,肯定自己的精神扩散开来肯定波及到了整个街区——如果这里还有其他的哨兵或者向导的话。

在极度的痛苦中,他感觉到一个精神体站在门外,似乎在等待他先开口发布指令。

“Aiden,你已经过载了。”向导的声音透出异乎寻常的冷静,“我不认为你这么……折磨自己有什么好处。”

“我保证在精神疏导的时候不会碰你一下……”他似乎在找别的话来引出邀请,“所以……”

闭嘴。Aiden立刻做出回应,他的脑子疲惫到了极限,而长夜才刚刚开始。

更糟的是,他进入了结合热状态。

Aiden试图用被子把自己盖上,他的精神再度动荡起来,在哨兵的原始本能占据大脑之前,他无意识地往窗外看了一眼。

一只鸟儿停在他的窗台上,似乎正歪着头打量他狼狈的脸。

那是一只……乌鸦吗?

直到理智丧失之前,他一直在迷迷糊糊地想这个问题,而且到最后都没想起来那是Alex的精神向导。

“Aiden,你最好……”向导的声音在他脑海里迅速远去,他没来得及听清楚下半句,就沉入了深深的水底。

5.

他睡醒的时候真没想到Alex就躺在自己边上的另一床被子里,向导脸色很差,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塞进床里去。

Aiden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叫醒他,他伸手去摸手机,饱经折磨的脑子因为这适当粗糙的触感而放松下来。

现在是上午十点。

他动了一下,感觉到边上的人转过身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自己的脸。

“你感觉好点儿了吗?”

Aiden拿不准自己是应该先道歉还是让他继续睡觉。蓝眼睛的男人冲着他眨了眨眼睛,随后亲昵地凑过来。

“你把房门钥匙忘在车里了……”他停顿了一下,“所以我把门砸开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房门坏了是吗?”

“是的。我可以下午的时候弄一把新锁来。”Alex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按在他的肩膀上,向导的精神线温和地亲附上来。

“我为我上个星期的行为道歉。”沉浸在精神梳理的放松状态中,Aiden听见Alex贴着他的耳根说。

“嘿……”他象征性地拉开了一点儿距离,“你说你不会碰我一下的。”

“可是现在你已经醒了。”男人的手从他的肩膀上往下滑。

“要不我们来做点儿什么打发时间吧?”

—FIN—

评论(6)
热度(80)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