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跑起来

【病毒狗】燃城⑨

完结了

大家新年快乐!
——————————————————————————————————————————————————————————————
09.
他在早晨七点被Alex摇醒,窗帘没有拉开可能是为了避免对面楼上可能存在的狙击手,也可能是懒惰使然。

有那么一个瞬间Aiden以为自己还在芝加哥,并且下意识想要抓起手边的闹钟砸在地上——结果是,他一巴掌呼在黑光病毒冰冷的脸颊上,随即惊醒。

“你让我觉得我是幼儿园保育员,Aiden。”男人用微妙的眼神看他,“至少三岁儿童还不会试图把空气扔到床尾去。”

Aiden找到平衡坐起来。“我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我很久没做过梦了。”Alex的眼神里掺了一丝讽刺性质的怜悯,“至少在死之后。”

这并不好笑。

“你做了什么梦?”他们站在房间门口的时候Alex突然这么发问,好像是为了缓和某种不安的气氛。Aiden低头按手机,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回答才更符合礼节。

“呃,我和我妹妹坐在窗台前面看书。”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外面传来一声枪响,我走到窗户边去看,发现一群人举着枪对着我的头。”

Alex没有对于他的讲述做出评价,也许他只是这么说着无聊,他的脑回路可能也被病毒篡改了……Aiden将阴暗的后半个念头咽下去:他看见一群人举着枪对着他的头,而Alex站在他们身后,如同芝加哥仓库里那个年轻人一样抬起手又落下。

他突然想起来一个短暂的记忆片段,可能是在某一次生日宴会上,有可能是一个节日,他第一次拿起枪学着射击,结果不慎弄断了手。Edwin半跪在沙发边给他接手,剧烈的痛感如同火焰灼烧,他却异常平静地盯着桌上的枪看。

那个时候,亚洲男人对他的首次尝试做出了评价:

“Aiden,你有的时候应该多动动脑子。”

这话听起来好像他是头脑简单的蠢货一样。不过第二次尝试的时候Aiden就做到了,那种感觉并不愉快,因为血溅在脸上的感觉并不好。

Aiden犹豫着推开研究所后门,最后还是问出口:“我们怎么又回来了?”

“这话该留着让里面的人问。”Alex瞄了一眼巷子口,黄色警戒线在风里晃动着。

楼里安静得瘆人,沿着楼梯上去的过程中只有Aiden的手机屏幕在发光,Alex时不时停下来听楼道间可能传来的第三人的脚步声。在站在二楼门外的时候,他听见Aiden的脚步声在自己背后停下。

“你最好别告诉我你是害怕到走不动路……”他在黑暗中说着玩笑话转过身去,感觉到枪口抵在自己的胸口上,Aiden的眼眼睛在手机屏幕亮光下宝石一样发光。

“Edwin以前说我不动脑子,现在我承认他说的是对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我就是个蠢货。”

“Aiden,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Alex感觉到自己在黑暗中皱眉头,其实他看得清楚黑暗中周围的一切,但是仍然因Aiden眼睛里面闪动着的光芒而感到心惊。

那是一只狼透过男孩的皮囊与他对视。

“我没有开玩笑,Alex·Mercer。”Aiden轻声说,“我一直觉得奇怪的是,Jessie为什么会站在我们这边……情报贩子的必修课就是给自己找一条门路不是吗?”

“Jessie就是个蠢货,没有后路很正常。”Alex毫不犹豫地说,“把枪放下来,现在这楼里只有我跟你是一伙儿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俩是一伙儿的了?”Aiden把枪口往前推,“Jessie是个不确定因素,你凭什么确定他一定会帮我们进研究所?”
“因为他听Edwin的指挥……”Alex咬着牙回复,他的耐心快耗完了,“现在把枪收起来,这不是开玩笑的地方,我再说一遍。”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Jessie跟Edwin是一伙儿的?”

“这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Aiden缓慢地给枪上膛,“——因为我想要知道,你跟Jessie说了什么,在我拿他数据的时候。”

Alex感觉到自己的脊背一瞬间僵硬起来,他微微偏过头去看男孩举起来的手机,上面的系统无声运行着,几个人影在屏幕上闪过。

“Aiden,我随时可以把你打晕……”他最后决定再讲讲道理,而少年只是盯着他看,“这是个很长的故事,等我们到了地方 或者以后我可以告诉你。”

“可是我为什么要信任你?”

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显得太蠢了。Alex不由得这么想,但是他只能做出回答满足Aiden突然而可怕的好奇心:

“我去找他拿以前的实验数据。”

男孩似乎被说服了,他犹豫了一下,也许是终于觉得自己这样做太尴尬了,他把枪收了起来,干巴巴地说“那我们继续走吧”。Alex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憋着笑深深吸了一口气,并且在脑子里思考Aiden要是一时冲动开枪怎么办——不管怎么说,他肯定没想到装消音器这种东西。

他们走进光线昏暗的走廊里,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我也有私心。”Aiden听见走在他前面的黑光病毒这么低声说,“我的确是有目的的……但是我绝不会伤害你。”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因为震惊而停下脚步,因为Alex当着他的面在墙壁上摁下了一块——那里看起来是一面墙。

和墙面融合起来的门缓慢地滑开,实验室里面灯光明亮,Aiden眯起眼睛。

Alex突然伸手把他拽进房间,门在他们背后关上,有那么一个瞬间Aiden疑心自己回到了童年,他站在巨大的培养皿面前,惊讶地凝视着里面苍白的人体。

“那是病毒改良品的胚胎。”Alex在他身后轻声说,“我猜Edwin不想让你看这个。”

确实对于一个未成年人来说这有点儿过于刺激,浸泡在蓝色液体中的人后背上插着从上层通入的透明玻璃管,操作台在培养皿的后方,键盘上面摆着一盒东西,Aiden走过去发现上面还贴了一张条子。

“Aiden,我不希望你看到这个,但是如果你看到了,希望你自己决定(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怎么使用它。”

他打开盒子,看见里面放着一个便携注射剂和几瓶透明的液体,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Aiden,我得告诉你的是,这些药剂不仅可以抑制病毒对我的侵蚀……它还可以当成麻醉剂使用,当然,只能打少量。”Alex在他背后轻声说,Aiden转过身去看他,蓝色眼珠的男人朝着他打了一个手势,狙击枪的瞄准激光打在他胸口上。

“安静一点儿,小鬼。”Alex说,“你背后有一扇暗门可以通往上层,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从地狱里来的——Aiden突然想起Edwin的定论。

——就该回到地狱里去。

在枪声响起来的时候,Aiden咬着牙在手机上摁下闪动着的“启动”,房间内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他冲出去拽住Alex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拖起来。

“你能不能轻点儿。”Alex眯着眼睛看他满手的血污和手里捏着的镊子,憋不住咳了一声,“死不了。”

“但是你要是受伤了,我有可能会被抓起来。”Aiden轻声反驳他,被血肉包裹着的汞弹滑得抓不住,他取出来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听着,Alex,你刚刚说你过会告诉我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Aiden深吸一口气,“而且你要是死了,我也没办法自己一个人把这些破事儿解决掉。”

“我可以现在告诉你。”Alex有点儿喘不过气来,Aiden剪掉他连帽衫的袖子,开始为他进行静脉注射。

“我现在没有时间听。”Aiden松开手让男人躺在地上——枕着他的背包,Alex看起来像是雕塑,不过他本来就是个死人,这样的场景下这样的认知似乎并不能起到缓和气氛的作用。

男孩拎着枪推开极其隐蔽的门,如同一只狐狸潜入暗夜。

穿着工作服的人冲进上层的时候看见一个少年靠着螺旋状的护栏往下看。他看起来很狼狈,身上全是血,脸色苍白如同死人,只有手里拿着的枪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像个幽灵。

他们抬起枪口对准他,少年似乎想反击,但是没有力气把枪口抬起来,他半闭着翠绿色的眼睛,几乎是勉力才让自己靠在护栏上。

让人们将他摁在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他为什么看起来如此虚弱的原因。

他往自己的手上开了一枪,打断了一整条胳膊,而血液顺着下垂的伤口滴下去,混合到下方的一个池子里。池子里的透明液体已经变成了肉眼可见的粉色,顺着透明的管道流入最下方的培养皿中。

“喂!你……”有个人立刻对着少年举起枪口扣下扳机,后者几乎没有反应,他的瞳孔张得很大,似乎被注射了麻醉剂。

那一枚子弹没来得及出膛,下一秒有的人已经尖叫出声。

“你该用刀,Aiden,这样伤口比较好修复。”

红黑色的触手卷上来,蓝色眼珠的男人危险地笑着从护栏边爬上来。

“……而且我觉得现在你看起来比较像个死人。”

Aiden躺在地上,意识模糊地朝着他那边转动眼珠。

“……怪物。”

Alex听言只是点了一点头。

后日谈

“我觉得它可能需要维修。”Aiden犹豫着伸出没绑绷带的手碰了碰摩托车的车前灯,Alex在仓库里翻出一把扳手,用触手卷着它递到少年面前来。

“这也太恶心了。”Aiden接过去,挑剔地看了看男人手上伸出的触须。

“随你怎么说吧……你跟Edwin联系了吗?”

Aiden回想起亚洲男人在电话那头告诉他的故事后半段:博士没能将病毒完全杀死,于是后来有野心的人利用那些原有的试验品造出了更加危险的恶魔,博士的学生和追随者们于是集合起来,试图阻止这一切。于是他们中的一个在某次会议上有意无意地提到已故博士的一双儿女,引导那些人派出一个失败品去找到他们,试图利用孩子们相似的基因完善更加危险的试验品。

于是Alex在一场战斗中和Aiden相遇。

“对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在我们第一次碰到的那天,CTos的人向我发下了一份任务,让我杀了你?”

蓝眼睛的男人表情费解地想了一会儿:“我记得你那天当着Edwin的面拿枪指我的头。”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Aiden放下扳手朝背对着他的男人走过去,Alex似乎毫无察觉,他于是在男人身边蹲下来,趁着对方转头的时候凑过去用肩膀蹭他的脖子。

“你干嘛?”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没死很高兴。”他一下子找不到话讲,只能讪讪地又回到摩托车边上去。

因此他没有看到Alex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神色古怪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好像那里沾了什么东西。

Aiden只看见外面的车顶上一片雪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雪,也许是昨夜——怀揣着这样想法,他高兴起来。

—FIN—

评论(2)
热度(31)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