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2019高考闭关长弧】
有事请尽量私信


爱好爬墙,文笔低劣
脾气很差,不擅聊天
发博随缘,洁癖较重

【轰出】瞭望塔

第三人视角注意

一发完结

ooc全是我的

文章内容纯属虚构

————————————————————————————————————————————————

01.

年轻的哨兵推开瞭望塔顶层房间的门,进屋的时候憋不住被灰尘呛得咳嗽起来。屋里未拆包的物资在角落里小小地堆积起来,书桌上放着一摞陈旧的纸质文件,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就好像上一个住在这里的人匆匆离去,然后在一个世纪内再也没有回到这里。

他尝试打开电脑,随着一阵陈旧机器报废的声响后失败。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呼啸的风声在冰原上席卷而过,如同白色兽群的大规模迁徙,又如同千万丧钟齐鸣。

暴风雪将至。

哨兵脱掉自己的滑雪服扔在床上,不住搓动着被冻僵的手指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他点着了炉火,这倒算是好事一桩,在温暖的光线缓慢地蠕动着融化房内的寒冷气息时,窗户被雪粒拍击发出的响声已经不再那么让人胆战心惊了。

他摘掉自己的护目镜,紧接着是滑雪帽,露出仍然年轻而富有朝气的蓝色眼珠和金色卷发来,室内已经完全温暖下来,他抖掉床单上的灰尘为自己清理出今晚的安睡处,坐在床边从背包中翻出电子记录仪开始尝试连接局域网,这一次很顺利。

“我希望一切都顺利……”他打下第一行字,想了想又删掉,光标闪动着,等待他输入点儿什么好让自己不至于看起来太可怜或者太啰嗦。

最后他下定决心只按出五个字:“到达瞭望塔”,犹豫着按下发送键后,收到该分区的系统回复只在五分钟之内。

而那个时候哨兵已经拉开了抽屉,并且不无惊喜地发现里面有三封没有来得及装进信封寄出的信——这年头还用纸质写信的人已经是稀有物种了,年轻人这么想着,不无好奇地坐在床边把它们一一打开来看,雪子拍击着钢化玻璃发出骇人的声响,而炉火温暖平静地燃烧着,时不时爆出火星的细微响声。

“亲爱的T.S……”

字迹颇有些好看中透着一股匆忙的意思,像是挤出时间写下的片段,哨兵猜测大概是上一位坐在房间里的人写下的,那个人大概是一名气象观测员——那堆文件里写满了数据,还夹着一张气象观测器的地点和维修指要。

他的电子记录仪发出接收邮件的提示音,但是哨兵无暇去看,他努力从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中辨认出这封信的内容。

“春天已经来临了,维修工作也方便了很多,昨天我出门晒了一会儿太阳……当然是开玩笑的,我去维修观测仪了,气温相比冬天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有的地方甚至开了花,在这里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件稀奇事啦!”

“……昨天递交了报告,这里一切都很好,听说京都的樱花已经开了,一定很好看,上一次看到樱花已经是很久之前了,希望回去之后还能看到。”

是写给家里人的信啊。哨兵突然有一丝偷看别人信件的羞耻感,他讪讪地放下信纸,开始阅读收到的邮件,除去暴风雪预警以外还有关于补给站的消息,这是这里常有的事。气象员或者哨兵失踪的事情不常发生,但偶尔的一两个例子已经足够起到警示作用。

他在温暖的室内伸了个懒腰,把剩下没来得及看的两封信叠好和自己的滑雪服放在一起,拉下炉门挡板让火焰因氧气不足而自动燃尽熄灭,室内光线暗沉下来,外面的世界散发着黯淡的光,雪子挂过玻璃的声音小了下来,哨兵钻进睡袋里,在心中祈祷着暴风雪的结束,沉沉地堕入梦境。

02.

哨兵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风雪没有停下,窗户发出摇摇欲坠的沉闷声响,他揉着头坐起来看时间,已经是接近正午。室内重新变得寒冷蚀骨,他只好重新穿上滑雪服,搓着手开始登入局域网发送自己的状态及坐标。

剩下的时间,他坐在房间里发呆,外面的风仍然无休止地呼啸着,兽群咆哮着从原野上奔驰而过,电子记录仪上的“正在发送”停滞了很久,才缓慢地变成绿色的勾。

哨兵把它扔到床头去,不慎将叠好的信纸碰落在地上。他恼怒地往后倒在床上,最终和自己的惰性做了很久斗争之后才又跳下床去把薄薄的纸张捡起来,并捏亮一支冷光源读起了第二封信。

“亲爱的T.S……”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不过在这里我们并没有秋天的概念,我从窗户看出去都可以感受到寒冷的形状……你在邮件里说即将建立一个局域网,真希望这能早点成功。京都应该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就降温了,我记得几乎每年这个时候你都会丢围巾和感冒,希望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不会正在咳嗽……”

“……以及附上一个小小的愿望,今年的气象检测仪不要坏得那个频繁,我去年为了维修它们差点儿快要被冻死在荒原上,回想起来简直是噩梦。”

“这一期的观测结束后我或许会申请一个小小的假期,如果时间足够宽裕,我们甚至可以在京都过新年!我已经错过好几次祭典的钟声啦!”

哨兵沉默着放下信纸,试图猜测那名他对于身份并不知情的气象观测员写下这封信时所怀揣着的心情。外面的风雪无休止地呼喊嘶吼着,那雪白的兽群队伍奔腾着,践踏着这孤独的世界尽头渺小的一切。

也许那名气象观测员离开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把这些信带走。哨兵这么想着,他重新燃起炉火,在所剩不多的柴火噼啪声中将那封信再读了一遍。

后来他再次尝试连接局域网,这一次非常顺利,在心中感叹着科技的进步,他登录自己的邮箱阅读公告和天气预报。暴风雪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不过后天天气会变得不错,他还得在这里待一天。

那么最后一封信将留到明天再看。哨兵伸了个懒腰,伸手去捞壁炉边的钳子想要翻动木柴让它燃烧得更加旺盛。

也许那个气象观测员也是这么做的,在放下笔之后起身去翻动木柴,心中思念着家人。哨兵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的家庭,并因此露出了一个微笑。

03.

第三天哨兵开始怀疑天气预报的准确性,暴风雪显然更加猛烈,他看不清外面的一切,室内光线昏暗迫使他用掉一支冷光源才找到自己的东西,再次生起一团火来。

电子记录仪和局域网的联络稳固得惊人,他在论坛上和这个地区的其他人生疏地交流着。他们同样在自己的瞭望塔内靠炉火维持温度,同时做着无聊繁琐的整理工作。

“暴风雪今年来得也太早了。”哨兵开玩笑地在水区挂帖抱怨,其他人充满同情地回复,同时询问他所在的瞭望塔里面有没有什么有趣的小东西。

为了不使自己看他人信件的事情受到嘲笑,哨兵并没有做出回复,在雪粒拍击玻璃发出的密集而沉闷的声响中,他放下记录仪开始阅读第三封信。

出乎他的意料,这封信简短至极。

“亲爱的T.S,”

“我已经听到暴风雪的声音了,就像是打雷一样的声音此刻正不断地传入我的耳中,看来秋天时许下的愿望并没有灵验,检测仪果然坏掉了,估计是什么短路之类的小问题,距离这里只有三公里,我应该可以赶在下雪之前把这个问题处理好再做些加固……”

“我写完给这封信就出发去维修它们,希望半路不要遇到暴风雪……”

“如果此刻你在我的身边,我真想……”

最后的句子因被人匆忙抽手去拿什么东西而被蹭花,读不出接下来的内容。第三封信就此匆忙结束。

他伸出手摩挲着纸张并不平整的表面,知道了到那名在暴风雪来临前夕离开瞭望塔的气象观测员的结局。

对方也许最终死于暴风雪,也许获救离开这里。总之不再回到这个瞭望塔顶部的房间,也来不及带走这放在抽屉里的写给家人的三封信件,而这里的一切仍然保存着那个人离开时的样子,直到他推开门走进来。

哨兵过了很久才发现自己在愣神,他的电子记录仪发出接受邮件的提示音,他无意识地伸出手去把它拿过来阅读。

是一个陌生的账号发起的交流。

“你是否位于坐标(xxx,xxx)的瞭望塔内?”

他予以确认,对面的回复相当快速。

“明天离开的时候,你能否将瞭望塔内的个人物品一同带回来?”

也许是那名气象观测员的朋友,甚至是本人。哨兵这么想着,回复了“可以”。

他猜想着很久之前那名气象观测员推门离开时的样子,也许表情严肃而紧张,也许还携带着器材和通讯仪器。

外面的暴风雪说不定真的会很快就停下来,他猜想着,竟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地充满希望起来。

04.

“我叫轰,是一名程序员。”

青年在哨兵的面前伸出手来,咖啡厅外面春天的樱花正在灿烂地开放着,京都的春天已经来临,气温正在逐渐变得温暖起来。

哨兵将装着文件的箱子放在对方脚边,信件则直接递到手中,他觉得有些羞愧:“非常抱歉,我并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找这些信……”

“没有关系,拜托您把他们带回来,是我应该说抱歉才对。”青年打开信来看,“这些是属于我一个朋友的信件。”

“他的名字叫做绿谷出久,本来是一名气象观测员,后来的事……你应该知道的。”

对方欲言又止,哨兵遗憾地点头。

“他的家人一定很难过。”

“确实如此。”青年认可了他的说法,“绿谷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在那件事发生之后,我们都感到非常难过。”

在经历一番交谈之后,哨兵起身告辞。不知道是不是瞬间的错觉,他看见这个自称为轰的青年的眼睛里面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很深的悲伤来。

“轰先生……”

“什么事?”

“啊……没有什么事。”哨兵礼貌性地挥了挥手,“告辞了。”

可能绿谷出久对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朋友吧。

在走在街道上的时候,哨兵不由得这么想着。他抬起头来正好有一片樱花落到脸上,在那一瞬间,温暖的风吹动了他的头发。

后日谈

轰手里拿着信坐在病房外面,忍不住把那些薄薄的纸张打开来又看了一遍。

他最终犹豫着推门进去,青年坐在病床上看书,看见他礼貌性地笑了一下。

“轰,你看起来好像很难过,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没有什么。”

轰这么说着在对方手边的床头柜上放下那些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再次开口。

“绿谷,今天想起来了点儿什么吗?”

青年茫然地摇头,继而温柔地微笑起来。

“我给你带来了一些信,希望你看一看。”

“它们是给谁的?”

青年仰起头来睁大漂亮的眼睛这么问着。

—fin—

评论(3)
热度(8)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