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典芬】夏末和碎碎念

200fo点文
@Shyvana丶小溯

谜一样的日轻风注意
提诺轻微社交障碍私设注意
烂俗的双箭头
ooc全是我的
————————————————————————————————————————————————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他不再骑着自行车去学校参加补习,而是把大把时间浪费在海滩上。北极圈内阳光宝贵,当冬天来临,他们就很难见到太阳。

有的时候提诺会陪着他去沙滩上,男孩儿总是沉默着在一边堆城堡最后再将他它们推翻成一个小小的沙丘。海潮很多次拍到他的脚边,他总是有点儿害怕地往后退,退得远远的。

贝瓦尔德知道他在害怕自己为数不多的那些朋友,转学生总是担心自己融入不进班级,而且大多会在头几个学期感觉无所适从。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提诺小的时候曾经历过一次与死神擦肩的溺水事故,从那以后他去看大天鹅也只敢坐在堤岸上抱着手里的照相机。

不过那也是在很久之后的事情了。此刻在夏天最后的余光里,他站在海浪里,转过身子看那个在远处堆城堡的男孩,阳光并不十分灿烂,照在他单薄瘦小的身体上,显得孤单。

那一天他提出要送提诺回家,男孩抿着嘴摇头拒绝,在贝瓦尔德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骑上自行车跑了。

贝瓦尔德有点尴尬地站在家门口,然后掏出钥匙开门进屋。那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他没有听见庭院里第一片叶子落下的声音。

开学一周后提诺感冒了,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他发着高烧在下课的时候去找贝瓦尔德借笔记抄,手刚摸到他桌子角就腿软一下子栽在刚准备站起来的青年身上。

丁马克大呼小叫地找老师,被诺威一本书飞过来正好砸中额头,一片喧哗中贝瓦尔德把男孩紧紧地抱在怀里,听见对方浑身冒冷汗还断断续续地不住道歉。他突然想起来海滩上那个身影,可是发愣了半天也只是伸出手去捏了捏他的手指表示安慰。

在医务室里提诺睡着了之后还在梦中不安地转动眼珠,贝瓦尔德紧张地抱着课本站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放下东西,要走的时候还转过身来在男孩的额头上试探性地亲了一下。

他自以为不会被注意到的。谁知道刚出医务室的门就被丁马克一把揽住肩膀,后者坏笑着问他是不是喜欢提诺,下一秒就被一记直拳锤得蹲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贝瓦尔德整理了一下校服,看都不看蹲在地上的损友一眼就往教室走。

放学的时候他再次到医务室里来,看见提诺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抄笔记,看见贝瓦尔德,男孩礼貌意味地微笑了一下。

“贝瓦尔德,你能过来一下吗?这个单词我看不懂。”

他往提诺身边坐了一点儿,低头去看男孩指着的那一行字,突然感觉自己额头上被亲了一下。他惊讶地抬起头来,提诺露出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那种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的表情,漂亮如同宝石一样的眼睛闪闪发光。

“还给你。”

医务室里暖气开得过足。此时,他才感受到,夏天是真正地过去了。

—fin—

评论(1)
热度(12)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