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轰出】朗读者

无脑片段

与同名小说及节目没有任何关系注意

我流ooc爆棚谨慎食用
——————————————————————————————————————————————————

轰收好书包的时候夕阳已经从山头那边彻底落了下去,再过一会儿星星就会闪烁起来,冬日的天空干净高远得令人发慌。街道上的路灯一盏盏地亮起来,他出教室的时候没忘记锁门,走廊的应急灯亮着,今天已经太晚了。

他骑着自行车经过月亮已经在地平线那一端缓缓升起的小河,苍白巨大的月亮照耀着还没有结冰的水流,后者散发着水银一样的光泽。轰看见岸边摆着一束白花,来不及思考是献给谁的,脚踏车车轮快速滚动着,驶入寂静的街道。

家里空荡荡的,他匆忙解决掉毫无营养的晚饭,给玻璃瓶里的鱼换了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拉开椅子在桌面上摊开书本拧亮台灯的动作倒是一气呵成,窗户外面升起来的月光投到他手前面一点儿地方,被暖黄色的灯光驱逐到角落里。

轰在笔记本上匆匆记录了今天的课程,又飞快地完成了作业,在偶尔的抬头期间,他看见桌前摆着一张合照,还是很小的时候,他和同学们站在一起,对着镜头笑得阳光灿烂。

一切都灿烂得仿佛昨天。

似乎是演算过一遍一样,他想起河边的那一捧献给不知道谁的白花,沉思了一会儿,他还是放下笔踩着黑暗到平常就打扫过的阁楼里去。

阁楼里冷得人发慌,浑浊的空气闷得人头发昏。他推开天窗让空气流通起来,月光同时也落下来洒在他肩上。轰第二次翻开书本,角落里蜷缩着的男孩抬起头来,两个人的目光短暂地交汇了一会儿。

“这么冷……要我去拿外套吗?”轰往边上挪了挪示意他坐过来,男孩照做,明亮的眼睛里倒映着同样明亮的月光,看起来孱弱如同一道树下转瞬即逝的倒影。

“轰今天是值日生吗?”

“是的。”

毫无营养得就像是刚刚吃下去的晚饭一样的对话。轰不由得想:“今天也想听吗?”

男孩像是受不了寒冷一样往他身上靠了靠:都已经冬天了他还穿着夏天最热的那几天穿的短袖和长度不过到膝盖的短裤,皮肤苍白眼睛却惊人明亮,简直像个病人。

他点了点头。

于是轰翻开书开始念昨天没念完的故事,干冷的空气涌进来,吹动树影如同动荡的水下阴影。一只黑猫跳跃过房顶,在风中叫喊起来,他们都没有听见。

[那月光下的鬼,拥有了实体,寒冷的心却无法再跳动,苍白的月光下,孤独的幽灵和孤独的孩子坐在一起,那是没有人知道却在风中悄悄传播到世界尽头的故事。]

轰念完最后一段,啪地一声合上书本,转过头喊男孩的名字:“绿谷。”

“什么事?”男孩还在看封面上彩绘的图案,他线条好看的腿乖巧地并在一起,那是喜欢游泳的孩子才拥有的健康的小腿,却皮肤苍白。

“……不,没什么。”轰再一次回想起那一捧河边的白花,月光下它们凝结上露水,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那露水就蒸发干净,如同一连串怎么也擦不干净的眼泪。

男孩突然伸出手来碰了碰他的脸,那是比冬天更加冷的手指,轰终于伸出手来把苍白孱弱的男孩抱在怀里,他看见自己呼出的热气打在绿谷的颈侧,迅速变成白色的雾气,月光下一切都被模糊掉,包括他的眼前。

下一秒,绿谷轻轻地笑了起来。

“最后那个孩子和孤独的鬼,怎么样了呢?”他问。

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手里的故事没有结尾,那个只在风中被悄悄传递的故事,已经不知道被谁一笔就画下了完整的句号。

而他对此毫不知情。

—FIN—

评论
热度(13)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