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病毒狗】燃城⑥

八月好热啊……

————————————————————————————————————————————————————————————
06.
找到Jessie的所在地并不是难事,虽然说起来并不光彩,但是Aiden顺利接入纽约局域网的时候还是不由得赞赏了一下高精尖发达的城市网路就是方便。

他们像是打劫的一样把欧洲青年在夜晚的街道上拽进无人的小巷子的时候后者惊恐地看了Aiden的脸一眼,然后立刻放松下来,在巡警警惕的注视下顺从地跟着他们走了。

……然后一走进小巷就被Alex一拳放倒。

“Nicky在哪里?”Aiden咬着牙问,强忍住自己把背包里的甩棍抽出来的想法。

“你说谁……???我是来找你谈合作的你他妈一见面就指挥别人揍我?!”青年从地上爬起来吼,“喂……你不会把我当成绑架犯那种货色了吧……”

“不是他。”Alex说。

“闭嘴。”Aiden把手机掏出来重新开始对接网路,他给Edwin回了个电话,显然亚洲人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人在纽约的事实,因此电话一接通他就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我以为你会照看好大家的,Aiden。”

“我不是你雇的钟点工,Edwin。”Aiden说,“我现在也不在芝加哥,我在纽约。”

“你去那儿干嘛?”

“我是被绑过来的。”

“哦,那你赶紧想办法回来,我没办法过去,现在福利院一团糟。”

“Nicky在哪里你知道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不,没有人打电话,也没有其他任何形式的要赎金之类的信息出现,据说她从去了图书馆还书之后就没回来,是不是你派她去的?”

Aiden一下子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是他的失误,不应该让妹妹去借那本北欧神话书。深沉的愧疚感从暗夜中爬出来纠缠着他的心脏,他突然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Aiden?你还好吗?”

是Alex伸手过来拍他的肩膀,把他推到墙边上俯下身检查他缠着绷带的肩膀:“是伤口突然裂开了?”

“闭嘴,Alex。”

Aiden惊讶于自己的声音沙哑无力,就像是一个委屈的小屁孩儿在绝望地发声。一直喜欢跟他抬杠的男人反而现在立刻闭了嘴,那双湛蓝色如同天空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尴尬地移开视线。

“现在看起来倒还像个小孩儿。”Aiden听见他低声说,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咳咳……回神了先生们,我希望我没打扰到你们谈恋爱。”Jessie坐在堆起来的垃圾边上开口说话,“现在看来情况比较复杂……就像开始我说的那样,我是来谈生意的,现在我有一项提议。”

“我接受了。”Alex说,“现在你闭嘴。”

“你还没听他说了什么。”Aiden咳嗽了一声,把男人扯着自己T恤领子的手扒开。

“反正要是我们亏了我就宰了他。”Alex满不在乎,“横竖我们占便宜。”

Jessie翻了个白眼:“首先我是跟我们尊敬的Pearce先生谈条件,其次,你这个非人类折腾我这个可怜的小研究员有什么意思?”

“那我接受你的提议。”Aiden说,“Alex说的有道理,反正我不会吃亏。”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可以随时把你的照片发到黑市上去……情报贩子肯定得罪过不少人吧?现在来讲讲提议怎么样”

Jessie的表情立刻变得很微妙:“我上辈子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一根黑红色的触手砸在他脑袋边上,他立刻转移了话题,问Aiden:“你说有个人失踪了,是你的亲人吗?”

“我妹妹。”

“亲妹妹?”

“同父同母。”

“Jessie,我觉得你最好把话摊开说。”Alex突然开口,他的表情不是很好看,“你想去‘那里’?”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Mercer。”Jessie笑了起来,“看来我们俩已经达成了共识,可怜的小Pearce还什么都听不懂。”

“是的,我要去‘那里’……还有,Aiden,你的妹妹应该也在那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为什么?”Aiden问。

“你和Alex真刀真枪打过没?”Jessie反问他。

“大概也就第一次碰面的时候我朝他开了一枪吧。”Aiden说,注意到Alex的脸色变得有点儿不好。

“你没受伤?”Jessie盯着他的肩膀问。

“没有。”

“那现在要不要试试?”欧洲男人笑了一声,马上识相地又闭了嘴——Alex的触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想干什么?”Aiden问。

“告诉你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Jessie不客气地说,示意Alex把扭动的触手收回去。

“要是管不住我就给你来一针水银。”他说。

Aiden尝试着揭开自己肩膀上的绷带,创口有一点儿裂开的迹象,但是出血并不严重——Alex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说话,他疑惑地看了男人一眼,后者仍然沉默着,伸出触手去触碰他伤口的出血点。

他感觉到灼烧一般的疼痛,而Alex比他还惨,触手像是被水银弹打中了一样不受控制地往回缩,一股烧焦了的味道弥漫开来。

“你的父亲,尊敬的Steven·Pearce博士,就是用这种方法制止了蔓延开来的病毒,并因此而失去了生命。”Jessie说,“基因是不会骗人的,Aiden,这是你父亲留下来的遗产……也许你无法接受。”

“幕后操盘手是布鲁斯公司,Alex到芝加哥是为了杀你,
而你接受CTos的雇佣猎杀他背后也是他们在捣鬼……我必须告诉你,Aiden,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现在他们绑架了你的妹妹……你觉得他们想干嘛?”

Aiden往后退了一步,结果撞在了墙上,他感觉到自己的
伤口疼痛起来,一双冰冷的手扶住他的肩膀让他不要摔在地上,Alex的眼睛在小巷外纽约的灯光里闪闪发光,就好像他小时候见到过的秋天的天空。

“是的……Alex·Mercer……我见过你。”他喃喃地说,“在纽约瘟疫爆发之前,和我父亲一起。”

他的记忆回溯到小的时候,充满蓝色保护液的舱体中苍白的青年无意识地睁开眼睛,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他害怕地拽紧父亲的手,却被他推过去看得更清楚。

“Aiden,这位是Alex·Mercer。”他的父亲说,“我们亲密的盟友。”

“我不记得你。”Alex说。

“那没有关系。”Aiden说,一把推开他的手,“现在我们去‘那里’就可以解决一切。”他咬着牙说,感觉到阴森的风吹在身上一阵阵发冷。

Jessie微笑起来:“明智的决定。Aiden……但是你不能动手,不能让对面再多一个筹码。”

“你为什么知道这一切?”Aiden问。

“其实我是去芝加哥出差。”Jessie站起来排拍掉裤子上的灰,“令尊在纽约的朋友可比你想的要多。”

他在黑暗中对着少年眨了一下眼睛:“现在我们去把你亲爱的妹妹带回家。”

—TBC—

评论(2)
热度(17)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