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轰出】微小说二十题

写了一直很想写的题(。
绝对不可能只有20字的不合格答题……
流水账废话小能手说的就是我(x
——————————————————————————————————————————————————

Adventure(冒险)
轰拽着满脸通红的绿谷的手,从放学时刻人来人往的大门口走出去。

Angst(焦虑)
绿谷僵直着脊背看了轰一会儿,最终伸出手紧紧抱住了少年的肩膀。

Crackfic(片段)
绿谷在清晨的阳光中醒来,刚翻过身去就被轰一把捞到怀里讨早安吻。

Crime(背德)
轰摁住恶魔的脊背,迷恋地忽略绿谷急促叫喊他名字的声音,从他脊柱的最底端开始向上亲吻,最后咬在他的颈动脉上。

Crossover(混合同人)
欧尔麦特过生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做了一个红蓝涂装正中央有颗白星星的盾牌送给他,美其名曰拿着很有领导风范。
欧尔麦特因为这个盾牌被办公室里的老师笑了一天。

Death(死亡)
轰像往常一样醒来,伸出手捞住的是空荡荡的被窝,他给黑白照片前的水杯里换了一杯温水,出门前留恋地看
了看书桌上的合照。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他们在房屋废墟中拥吻。

Fantasy(幻想)
轰在看到绿谷小时候的照片时发了五分钟呆,然后去找爆豪约了一场架。
(爆爆:WTF???)

Fetish(恋物癖)
绿谷第三次被格兰特里诺说坐新干线不要看手机的时候匆忙挂机,把线路那头的轰吓了一跳。

First Time(第一次)
男孩疲倦地压抑着喉咙里的呜咽声在轰脸上亲了一下,喃喃着让他慢一点儿,手却顺从地抱住他的脖子,挺着腰往他身上蹭。

Fluff(轻松)
在摩天轮上看着窗外城市的夜色,互相吃对方手里不同口味的可丽饼,然后为下一步去哪里而发生小争执。

Future Fic(未来)
轰把戒指戴到绿谷的手上,然后低头去吻他。

Horror(惊栗)
被幽灵摸到肩膀的绿谷快哭出来,轰捏住他的手指安慰他,差点儿被僵尸一巴掌拍到脸上,于是两个人都不敢继续走了。

Humor(幽默)
两个人挤在网吧隔间里被饭田抓包的时候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后他们三个人愉快地挤在一张凳子上看朝日新闻的场面让同样令周围人不忍直视。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绿谷抬起右手去摸轰脸上的伤疤,被后者轻轻握住拉下来亲吻变形扭曲的骨节,动作虔诚得像在教堂里做忏悔的信徒。

Kinky(变态/怪癖)
他们做的时候轰总是喜欢把前戏做得极尽温柔缠绵,就好像恶趣味地把甜头吊着总是不给出去,又好像要让绿谷自己开口求他。

Parody(仿效)
绿谷板着脸吃荞麦面,结果绷不住被呛了一口。轰手忙脚乱地找水杯,然后一巴掌打翻了自己的猪排饭。

Poetry(诗歌/韵文)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北岛《宣告 ——献给遇罗克》

Romance(浪漫)
他们在情人节游乐场里被穿着玩偶服的工作人员塞了一朵玫瑰花,轰示意绿谷拿着它,往男孩嘴里塞了一颗糖,然后低下头吻他。

Sci-Fi(科幻)
“绿谷。”
轰紧张地等待着,直到电子数据流组成的人像渐渐清晰起来。他的记忆苏醒过来,男孩对着他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

Smut(情/色)
绿谷顺从地咬住轰的手指,紧紧闭上眼睛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落下来。他的身体裹着一层薄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攥紧床单的手指关节发白,呼吸急促,表情却很诱人。

Spiritual(心灵)
绿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向轰表白的时候,据轰本人后来回忆,那一刻全世界都倾覆在他心坎上。他想说很多话,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能俯下身去亲吻全身颤抖的男孩,好像在对待自己的珍宝。

Suspense(悬念)
绿谷可能只是因为太温柔了才会和他开始交往,轰有的时候会这么想。
他看着男孩似乎对谁都会露出的好看笑容,再一次加深了这种想法。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八岁的绿谷和十六岁的绿谷一样很爱哭。
轰这么想着,把小孩子抱在自己的膝盖上,手臂松松地环绕着,心情愉悦地放弃想要吻他的冲动。
看起来也一样可爱。

Tragedy(悲剧)
男孩从空中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下来,落在废墟里,激起一大片烟尘来。轰咬着牙别过头不往那边看,对着面前成群聚集的敌人抬起手来。

Western(西部风格)
轰推开活板门,一把撕掉墙上贴着自己照片的通缉令,对着柜台后面的绿谷打了声招呼,尚在发热的左轮手枪就别在他腰间,但是什么都比不上现在他眼前笑容和阳光一样的年轻酒保的一声下午好。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绿谷看着西装革履在台上念毕业致辞的男生,感觉自己和那些低声交头接耳的女生一样眼睛发光,于是他低下头,正好错过轰看过来的目光。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全班男生在愚人节被捉弄穿裙子,虽然心里不是很情愿,轰在放学后的更衣室里还是被绿谷逼着删掉了手机里所有有他出镜的相片。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轰整理了一下绿谷的斗篷,年轻的魔导师抱着手里的召唤兽,纠结了好一会儿,在工会大厅里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踮起脚亲了他一下。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轰伸手揉了一下绿谷的头发,忍不住哈哈哈地笑起来。绿谷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总算让他停了下来。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小姑娘看到轰的第一眼就开始哭,并且赖在绿谷的怀里不肯下来。两个人商量着要不要现在送到警察局去的时候工作人员及时出现,在整个事情结束之后……
“绿谷,我长得很吓人吗?”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雄英的学生今年也是……潜力无限啊。”
金色卷发的男人戴上耳机,看着坐在快餐店里接吻的两个年轻人,弯起嘴角微笑了一下。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绿谷咽了口唾沫,轰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努力压抑呼吸,更衣室外面吵吵嚷嚷,同学们熟悉的声音格外让人感觉羞耻。
最后轰伸出手往绿谷的校服里伸。“先解决一下。”他说,“你别出声。”
绿谷点点头小声喘了一下,挺直脊背往身后靠。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他们在二十四度的空调冷气吹拂下滚到床上,绿谷想要伸手去揉一下轰的发尾,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抱着松软的枕头,眼睛睁开又闭上,脸躁得通红,手摸索着想要抓住点儿什么,最后乖巧地蜷缩在轰的手掌心里,随着高潮的来临而紧紧抓住对方的手指。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少年绿谷回想起来那些过去的事情觉得一团乱麻,他一脚踢翻天台上自己刚刚放下的易拉罐,一回头就看到轰双手插在棒球帽口袋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早上好,轰君。”他说。

—fin—

写得不是很好啊感觉……
韵文那题只是纯粹想把这句诗写下来,北岛先生的诗一贯很有味道啊(x

评论(8)
热度(52)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