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轰出】夏曲

无意义的小甜饼(。

平行时空的普通人的故事

ooc都是我的,他们属于他们自己和彼此。
————————————————————————————————————————
盛夏的时候绿谷仍然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天空看起来似乎越来越高,鸟儿和土地的距离随着日头一天天地在拉远。

他有的时候会在路口碰到轰,大多是在清晨和傍晚,匆匆结束社团活动的两个高中少年在路口短暂地相遇,彼此之间看上一眼确定身份,然后点点头,车轮再度滚动起来,随着被飞驰而过的自行车惊起的鸟儿一迭声地惊叫着飞离树梢,月亮在远山背后发出清澈的光辉。

随后,在长长久久的沉默中,就连夏蝉都噤了声,好像这一切可以一直保持着太平盛世的样子一直到世界末日。

气温升起来的速度好似池塘中莲子抽芽,正午的街道几乎无人,翻滚的热浪中一切笔直的都扭曲了形状,好似融化开来的大块油画颜料。太阳落山后才勉强凉快一点儿,静默的暗夜中,骑着电瓶车的学生如一点落入世间的星光,在街道口一晃就过去,什么都没有惊动。

虫叫得越发聒噪,蜻蜓嗡嗡地蒲扇着翅膀落在卷曲未展开的荷叶上,很快又飞走了。

绿谷仍然和过去的十几年一样,在日头正烈的操场上汗流浃背地跑步,矿泉水拧开瓶盖子就往头上倒,天台上吃完便当就仰头看一会儿湛蓝的天空,社团偶尔逃班也会有朋友帮忙顶上。自行车轮子转动着,日子过去了一个又一个。

生日到来的时候母亲做了蛋糕悄悄放在他的便当盒里,那一天班里课外活动在寺庙做清洁,绿谷被同班女生拉着摇筒抽了签,解签的僧人年纪轻轻性格活泼,笑眯眯地说小哥近日无大事,有小欢喜。

绿谷捏着手里那支小吉的签站在原地发愣,女生早就咯咯笑着跑开,他茫茫然四处张望,人群中和另外一双眼睛对上了视线。

他心脏猛跳了一下,手忙脚乱收好签子,相泽老师那边已喊集合,太阳在头顶明晃晃地悬着,好像要照透他心里所有细小念想,全部摊开来烘干晾晒等到秋收冬藏。

傍晚的时候他骑着自行车在路口再一次遇到轰,吵吵嚷嚷的虫声在耳边此起彼伏如同潮水涌动。一向寡言并用冷冷眼神看人的同学伸手拦住他,递过来一个礼物盒说生日快乐啊。

绿谷手忙脚乱地道谢,收下礼物之后对方早就消失在街道拐角,他深深吸了一口院墙上盛开的蔷薇香,好像意犹未尽一样呼出,再次深吸一口气。

明明是同班的同学诶。

回家之后是母亲的嘘寒问暖,台灯温暖的灯光笼罩着他在桌前拆开每一份礼物。最后收到的最后拆,他抽掉丝带,从精致的礼盒里掉出来一块木头。

是寺庙里求的御守。

绿谷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珍惜地和其他礼物放到一起,抽到的签也一并放着,上面的小吉分外显眼。

小欢喜,小欢喜。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无眠,生日在闹钟的滴答声中悄悄地溜走,夜里池塘中莲花开放,绿谷自然不知道。

他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比如在另一个房间中另一个人同样翻来覆去,惴惴不安地难以入睡。

第二天在无人的自行车篷里他崴了脚,痛得抱着腿蹲在地上直抽冷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边上又蹲了一个人,几次伸出手想要拍他的肩膀,无果又收了回去。

疼过劲儿了绿谷才注意到轰的存在,差点儿被吓一大跳,反而弄的轰手足无措,太阳在天边悬着不落下去,燥热的地面热浪直往上翻。

一片几乎令人昏厥的沉默中,绿谷听见轰对他低声说了一句话。他装作没听见,脑子里却想起来昨天收他礼物时闻到的蔷薇花香,脸上于是刺痛起来,细小的火苗燎动着,虫鸣像是胜利军队回乡时听到的欢呼,又像是海岸,雪白的浪花翻起,随着潮水退去而消失。

在轰揽住他的肩膀凑过来吻他的时候,绿谷最终喊了他的名字。
—fin—

评论(1)
热度(39)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