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围城

墙头无数,脑内空空

【病毒狗】燃城⑥

最近大大小小的事儿太忙了实在抱歉!

八月份见

———————————————————————————————

06.

Aiden在漫长深沉的黑暗中疲倦地奔跑,他清楚自己在做梦,也清楚自己没有因为某颗打进肩膀的7mm子弹而丢掉性命。但是他无法醒来,所有试图唤醒大脑的尝试都如泥牛入海,他丧失了方向感,自已身处何地什么的一概不知。

他恍惚听见有人在念什么东西,于是他集中精神去听。就好像冲破了一层黑色薄膜一样,他猛然睁开眼睛,听见了那个声音的后半句。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a poor player 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it is tale told by an idiot,full of sound and fury,signifying nothing. ”

Aiden吃力地扭过头去,看见湛蓝色眼珠的男人抱着一本脏得看不清封皮的书正在低声念上面的句子,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好像就在耳边。他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勉力用胳膊把自己撑了起来,肩膀上传来剧烈的痛感,他喘气出声。

“哦,你醒了。”Alex往他这边看了一眼,没有一点儿要过来帮忙的自觉,他不紧不慢地又翻了一页过去,Aiden睁大眼睛,他想起来自己曾经读到过这句话。

“《麦克白》。”

“抱歉……你刚在说什么?”Alex很明显在走神,他瞥了少年一眼,“现在你还可以躺下休息一会儿,飞机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着地,你醒的真是时候。”

“去哪儿?”Aiden警觉地问。

“我也不知道。”Alex咧嘴微笑了一下。

“那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落地?”

“呃……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男人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神情:“十分钟之前,有一个巡视的过来……”

“好了你不用说了。”Aiden抬起还能动的那条胳膊制止他继续说下去,他一点儿都不关心Alex对那个可怜的巡视员做了什么。

“我们等会儿从货舱里混出去?”他问。

“当然。”Alex又低头去看那本脏兮兮的书,Aiden看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那是他背包里的东西——莎士比亚的《麦克白》,之前某一次顺手放进包里,后来就一直忘记拿出来了,委实说当掩护还挺好的。

“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划脚的笨拙的伶人,登场片刻,便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去,这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满了喧哗和骚动,却一无所指。”如果没记错,Alex刚才念的就是那一段。

“要知道,Aiden。”Alex突然喊他名字,Aiden抬头看他。

“你父亲……我是说,Andrew博士。”Alex好像喉咙里含着什么东西一样声音含糊,“他以前也很喜欢莎士比亚。”

“我并不喜欢莎士比亚。”Aiden说,“那只是本用来伪装的书,你知道的,总有人觉得小孩儿手里得拿点儿什么才像个小孩儿。”

他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才感觉到心里泛起一阵轻微的刺痛:正是面前这个男人杀了——不管是直接或者间接——你的父母。一个声音轻轻的说,果不其然,Alex露出了一幅尴尬的神情。

Shit.

Aiden现在只想离开这架飞机,回到芝加哥,Edwin和他都不在的福利院太容易被野路子的杂碎盯上,以前就发生过这种事儿,最后以Edwin匆匆赶回来收拾被他清理掉的一整队小混混收场,作为贸然动手的惩罚,Aiden被关了半个月禁闭——虽然事后他回想起来觉得Edwin当时应该挺开心的。

沉默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飞机落地。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Aiden听见Alex轻声说:“Aiden,想去看看你父母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吗?”

他没有回答,扭过头注视着黑暗,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蛰伏着,等着他放松警惕之后跳出来咬他一口。

降落时的颠簸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在踩到陆地上时茫然地看着周围陌生的景物。

最后仍然是Alex打破沉默,让他的思绪回到现实。

“哦,真没想到。Welcome to New York, Aiden.”

一阵不真实的感觉如同蜘蛛一样咬了Aiden一口,他装作没听见Alex的欢迎词,狐疑地看了男人一眼。

 

他们很快就混入了这座大城市嘈杂的人流中,Alex熟门熟路地带着少年绕路到了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灰色的建筑在视野里连成一片,他推开吱嘎作响的仓库大门,室内的灰尘蓬飞起来,Aiden咳嗽了一声,眯着眼睛看里面放着的大型机器。

“你在纽约的时候就住这儿?”

“当然不。”Alex吹了声口哨,“这里算是个避风头的据点,上一次被打开还是十几年前了……”

“它们都是老型号了。”Aiden看着放在地上的那堆主机啧啧称奇,“还有不少绝版货。”

“那些是用来弄坏一些程序的。”Alex说,“纽约的监控探头比芝加哥的可恶心多了。”

他们俩对视了一眼,然后像两个神经病一样笑了起来。

Aiden感觉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那是Alex在他们刚从飞机上溜下来的时候扔给他的。“运气不错。”男人语气轻快地说,不知道是针对Aiden只是肩膀上中了一枪还是对方居然奇迹般地留下来他的背包。

他掏出手机的时候Alex还在继续说:“我们接下来可以商量一下可以怎么联系Edwin,我是说,如果他还在纽约的话……”

少年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楞了一下:“看来不用我们联系他了。”他说着扬了扬手让Alex看上面的署名,Edwin。

男人立刻闭了嘴,他看着少年打完电话,然后有点儿紧张地盯着少年骤然变了的脸色:“发生什么事了?”

他没有得到答复,因为Aiden突然站起来,紧紧攥着手机一言不发。

就好像过了一个那样漫长,最后他听到Aiden低沉的声音。

“Nicky失踪了。”

他这句话刚说完,原本紧攥在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是一条短信。

“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署名是J·T。

Jessie·Turing.

Alex赶在Aiden把手机砸在地上之前紧紧揽住了少年的肩膀,他惊讶于Aiden瞬间爆发出的巨大力量,但是很快就感觉怀里的年轻身体放松下来。随即是吃痛的倒抽冷气声,他立刻放开了他。

他听见少年喃喃地说了什么,但是不太清楚。

Aiden勉强让自己站稳不至于腿软跪在地上,《麦克白》的句子在刹那间浮上他的脑海来……愚人。

他缓慢地站直,牙关咬得死紧。

—TBC—

评论(3)
热度(17)

© 像素围城 | Powered by LOFTER